RISE 2018見聞 訪HTC虛幣加密 Grab成功的啟示


@馮文 2018/07/16


年來科技和初創方面的活動,不知凡幾大多可理可不理,唯獨上週在香港舉行的RISE是年初以來我已在期待的。RISE的發起人是來自愛爾蘭的 Paddy Cosgrave,所創辦的 Web Summit本身就是一個初創的傳奇,當初衹是在Dublin寂寂無名的IT研討會,幾年間歐洲爆紅,香港舉辦RISE等於是亞洲的分支。

食物派遞公司Deliveroo的 William Shu見於 RISE 2016。圖/Wikimedia
食物派遞公司Deliveroo的 William Shu見於 RISE 2016。圖/Wikimedia

今年 (2018) 是RISE第四屆舉辦,據說參加者15,000人,來自100地區,大約750家初創公司參展。幾日下來見聞不少,Stack Overflow公司 Joel Spolsky的演講、AWS的技術演示、國泰航空讚助的初創公司攤位、幾場VC的對談、等等都印象深刻,篇幅所限衹記下幾則。

虛幣錢包手機加密

我從RISE的第二天說起。看到當日HTC將於RISE宣布他們的blockchain手機,必然會有相當的期盼,二十分鐘過後,聽完 Phil Chen的解說 (聽聞他是重回HTC主持blockchain的開發),心裏有點失望,除了內含可處理crypto (虛幣) 的錢包,還推出用者可以自行設計 (採礦?) 的 CryptoKitties貓型圖案,因為獨一無二可以互相交易。此外還有Bitmark提供的blockchain功能,為網上藝術品增值。但都不是想像中的大突破。

HTC的 Phil Chen講述新推出的Exodus手機。圖/馮文
HTC的 Phil Chen講述新推出的Exodus手機。圖/馮文

還在思索之際,見到Bitmark的攤位,跟他們聊一下,看看名字牌這不是我認識的 Sean Moss-Pultz嗎,雖然我從未見過他,但看來不像。Sean是住在台灣的一個西方人,是當年Openmoko的發起人之一。九十年代出現的 open source最初衹限於軟件,後來有人想到自製Linux手機,提出硬件 open source的構想。Openmoko於2007年起 (比Android還早),推出幾款手機備有公開的CAD圖則和電路圖,開時代的先河。後來我見到Sean本人,談了幾句。

馮文:Blockchain手機衹是CryptoKitties嗎,那有點令人失望

Sean (笑):他不是說blockchain手機有專門crypto的wallet嗎

馮文:Wallet誰都有,但他提到,就是手機丟失,內中的虛幣仍可以透過API還原,是怎樣?

Sean:原則上是P2P的方法,還原用的鑰匙分配到幾個可信的人手上,其中可以是HTC本身或是用者的銀行。

馮文:怎樣處理加密?

Sean:手機硬件內中有一個鮮有人知的加密區,除非高量的手機生產商,普通人接觸不到,虛幣錢包據此便可加強保護。

馮文:那是有別於PC,手機獨有的。還有其他人在做嗎?

Sean:認識這事的人不多... 有法國公司... 但重點是做好用戶界面。

我沒有詳細追問下去,已經大開眼界。在這中國大陸數字龐大蓋過一切的年代,我們還記得2008年HTC推出 HTC Dream,比三星還早,是全球第一部Android手機。時移世易,依然期待他們創新創意的故事。

初創者的social平台

RISE除了日間的展覽、講座、項目比賽,晚上還組織參展者的酒吧行(他們稱為Night Submit),一睹香港的夜景。由星期一晚到星期四黃昏,差不多72小時的交流派對,這當然反映創業者的精力旺盛,亦說明人與人交往對創業的重要。

著實感謝香港本地協辦人Casey Lau的貢獻,引入RISE這樣高質的活動。見其中一次項目比賽。圖/馮文
著實感謝香港本地協辦人Casey Lau的貢獻,引入RISE這樣高質的活動。見其中一次項目比賽。圖/馮文

第二天早上,我到會場想找昨天遇到的初創公司再聊一下,來回多次發覺不知去向。於是我往主辦人詢問,才了解會場的250個初創業者的攤位,大多數是每天更換的,而準備展出或是已完成的,亦會留在會場流連。這很特別,也許就是為何RISE經常人來人往的原因。

RISE幾天的活動很多,而且是同時進行的,也可能隨時改變,以往採用印刷的方法,現時已不管用。從第一天登記入場開始,RISE派發一個手機app,活動的通知就在這裏發布,同時也是與會者可以互相談話的工具,真正是O2O,線上線下的互動,就成為這班初創者三四日間的social平台。

Grab的啟示

時興宣揚 Women in Tech,事實上今次所遇見最矚目的確是一位女性業者。我所指的,並不是光臨指導的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坦白說她在會上借題發輝的大灣區、異權股上市等,對推動創意產業的效果如何衹是一個問號。我所指的是Grab公司的 Tan Hooi Ling,不是因為她是女性 (若然那不公平) 而是Grab公司的業績的確叫人刮目相看。

交通網絡公司Grab聯合創辦人Tan Hooi Ling。圖/馮文
交通網絡公司Grab聯合創辦人Tan Hooi Ling。圖/馮文

老實說,以往並沒留意Grab的動向。初次讀到,衹是聽聞 Steve Yegge (Javascript技術界有名) 由Google轉投一間東南亞公司,後來亦略有聽聞說Uber出售東南亞業務與當地業者。所以,Grab就是一家東南亞的叫車公司,我是這樣想。RISE特別安排 Tan Hooi Ling作第一天首場的主講嘉賓,讀過派發的新聞稿,才大吃一驚 (有趣的是,香港主流媒體都沒有重點報導)。

原來,Grab成立六年,載客量首五年總計十億,今年卻再加十億,就是說已踏入急速增長的階段。這二十億次的交易,雖然Grab的收入不多,卻是做就載乘雙方的機遇。據此Grab正擬創建一個手機app平台,基於已運行的物流和支付功能,加入食物運送、日常資訊等聯盟業者提供的服務,建立覆蓋印尼、新馬等東南亞高達六億人口的生活平台。

市場分析我不用多說,衹是想想,作為創業者這五六年來我們在做什麼?叫車app、租房app其實技術都並不怎樣困難,我們是不是缺資金、缺市場、缺時間、還有何缺。記者會過了大半,終於有外籍記者提出我們心裏的問題:如果中國大陸的什麼什麼app湧過來,你們怎麼辦?我見她從容的回答,當地每處的情況都不同,我們會懂得應付。就是勇氣。


#####

[ #tech #startup #RISEConf #科技人間 ]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馮文 Terms

Author @馮文 herein publishes contents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writing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