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復活節是4月21日(星期日),復活節(主復活日)是是基督教紀念耶穌重生的日子,在每年春分月圓之後第一個星期日。基督徒認為,復活節象徵著重生與希望,為紀念耶穌基督於西元30到33年之間被釘死在十字架之後第三天復活的日子,因此也象徵著希望與重生,人們為慶祝這個節日,希望自己能夠獲得美好的祝願,都會進行一系列活動來度過。

自十二世紀起,歐洲許多國家人民開始有互相贈送復活節彩蛋的習俗。蛋,象徵新生命。堅硬的蛋殼無法限制裡面正在孕育的新生命。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而釘死在十字架上,葬在墳墓裡,但墳墓無法關住他。他第三天復活了,使凡相信他的人,因此而得到新的生命。蛋乃意味著春天的到來及新生命的誕生,並象徵著耶穌從死裡復活走出石墓。蛋便成為復活節常用的象徵物之一。

早在古埃及和古巴比倫時期,世界各地就出現了各種將蛋染色來祭拜神靈、慶祝節日的儀式。然後,彩蛋憑藉著與之高度契合的含義,很快就以各種方式融入到了復活節的慶祝之中。發展到今天,復活節彩蛋已經在世界各地演變成了多種多樣的節日形式。在部分歐洲國家,家長會提前做好各種顏色的蛋狀巧克力然後藏好,讓孩子在復活節自己去按照線索找出來。有的時候也會是蛋狀的塑膠球,裡面藏著糖果和禮物。復活節彩蛋是為了給人們帶來快樂,這些彩蛋精美漂亮且富有裝飾性,它們代表著人們的美好心願。

俄國沙皇御用珠寶商

1885年,FABERGÉ(法貝熱)品牌創辦人Peter Carl Fabergé受俄羅斯沙皇亞歷山大三世委託,為其皇后亦即後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的母親瑪莉亞皇后(Empress Maria Feodorovna) ,創製復活節禮物;結果Fabergé便以別出心裁設計創意、精湛工藝和瑰麗珠寶,創製造出首枚皇家復活蛋(Imperial Easter Eggs)---「金雞彩蛋」(Hen Egg) 。Fabergé的作品深得瑪莉亞皇后歡心,於是亞歷山大三世便欽點其為皇室御用金匠及珠寶商,命他以後每年復活節都準備這種復活蛋作為皇家禮物,開啟了製作這種復活節彩蛋的傳統,而継任皇位的尼古拉二世亦傳承了這項優良傳統,他不僅為給自己皇后送贈皇家復活蛋,同時還継續送贈予母親瑪莉亞皇太后。

在亞歷山大三世授權下,Peter Carl Fabergé創製皇室復活蛋的工作擁有百分百的自由度,惟必須符合沙皇的唯一要求,讓每一枚皇家復活蛋都眾不同和令人驚喜。這些彩蛋雖然都以Fabergé為名,實際上每一枚的製作,都需要FABERGÉ創作團隊中的設計師、金匠、銀匠、珠寶匠、石刻師、琺瑯師和雕塑家,辛勤經年才能完成,而在成品前,製作彩蛋的過程對任何人包括沙皇本人都嚴格保密。

Peter Carl Fabergé既是當年俄羅斯皇室御用珠寶匠,也是一位傳奇的珠寶藝術家,其作品洋溢俄羅斯傳統藝術文化的詩意與濃烈情感,優雅貴氣且又帶著Fabergé家族源起法國所傳承之細膩浪漫。他非凡的工藝與創意,不但風靡當年的皇室貴族、富商巨賈和新興實業家,並廣為巴黎、莫斯科、聖彼得堡和倫敦的藝術知識分子賞識。而他與沙俄羅曼諾夫皇朝,尤其是與命途多舛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皇后雅麗珊德拉相知相識的密切關係,就令其藝術傑作更添淒美迷人。

皇室復活蛋的瑰麗與蒼涼

Fabergé每件作品似乎都在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瑰麗蒼涼的故事,流露深邃恆美散發令人難以釋懷的魅力。生於1846年的Peter Carl Fabergé自幼跟隨當金匠的父親習藝,又曾先後於俄國名城聖彼得堡及德國的德累斯頓進修。正是在德勒斯登藝術及工藝學院學習期間,他才有機會見識到當地著名的珠寶博物館「綠宮」(Green Vaults)所收藏的文藝復興和巴羅克時期瑰寶珍品。年青的Fabergé熱愛四處遊歷,以增廣見聞,體驗各地文化藝術精華;他曾親往佛羅倫斯考察文藝復興時期藝術作品,又遠赴巴黎深造,受業於法國、德國和英國的工藝大師。在他的領導下,FABERGÉ創製的珠寶、個人配件和其他充滿創意的作品,便為上世紀初美好時代(Belle Epoque)的珠寶工藝帶來一番新氣象。

Peter Carl Fabergé將不同的文化藝術融匯貫通,其令人耳目一新的珠寶作品集各種藝術題材與風格之長,包括古典主義、文藝復興、洛可哥,以至源自日本的美藝風格,都一一展現在其創作上。Fabergé尤其善於為作品營造精緻奢華色彩,不但將法國路易十五及路易十六時代的加蘭風格(Garland Style)演繹出神入化,並滲入其情有獨鍾的象牙雕塑特色,令其藝術造詣定諸一尊。

Peter Carl Fabergé周遊列國後,於1872年重返故里,在聖彼得堡継承父業之餘,他又在附屬女沙皇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冬宮」之隱士蘆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義務擔任起藏品修補、重整及目錄編纂的工作。由凱薩琳大帝於1764年創建之隱士蘆博物館本为宮廷博物館,1852年才開始對外開放,博物館富藏俄羅斯皇室瑰寶。Fabergé深入鑽研探索博物館珍藏,後來更將學得的知識應用珠寶創作上。1882年,他參與了在莫斯科舉行的泛俄羅展覽(Pan-Russian Exhibition),其複製古塞西亞人(Scythian)的黃金珍寶作品贏得沙皇亞歷山大三世青睞,下令隱士蘆博物館妥為收藏,以展示俄羅斯華麗精緻的當代工藝。

19世紀末俄羅斯工藝結晶

至此,Fabergé已形成一套獨特藝術表現方式,其珠寶作品不但充滿奇幻創意,並具備卓越工藝和創新製作技術,配合珍貴的製作素材、精妙的色彩配搭,方方面面都展現超凡脫俗的尊貴氣派和格調。FABERGÉ皇室復活蛋是19世紀末俄羅斯一代工藝的結晶。不久俄國革命爆發,它的光采雖然暫時淡去,但它那令人驚歎的工藝水準終為世人所認識,使它得以再次發光發亮,其璀璨奪目的光芒轉眼間已化為永恆。在法貝熱的眾多工藝產品中,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呈獻給俄羅斯皇帝的復活蛋。這些復活蛋不單為皇室主人帶來連年驚喜,也為今天世界各地的觀賞者帶來驚豔。

隨著皇家復活蛋的成功,Peter Carl Fabergé亦聲譽日隆。1900年,FABERGÉ參展巴黎舉行的世界博覽會,不但獲頒授金牌,他本人更被法國政府授予騎士榮譽勳章,被當地珠寶商譽為業界領導者。達到事業頂峰的FABERGÉ此時期亦遷進了在聖彼得堡特別興建的綜合大樓,此大樓設有工作坊、設計室及陳列沙龍等設施,連Peter Carl Fabergé的私人公寓亦設於此。公司當時受僱用工匠及設計師約多達五百人。FABERGÉ亦成為了俄羅斯最大的珠寶商、傲視同齊的珠寶權威。

進入二十世紀,FABERGÉ於1903年於倫敦Bond Street開設分店,其顧客再不局限於俄羅斯,來自世界各地的皇室貴族、名流富商,包括英國君主愛德華七世(King Edward VII)及其皇后雅麗珊德拉(Queen Alexandra)、印度的土邦主、東歐各國元首,以至暹羅國王等,皆成為其忠實主顧,而新興資產階層包括Rothschild家族、Nobel家族,以及曾委託Fabergé創製七枚復活蛋的著名工業家Alexander Kelch等富可敵國的銀行家、企業家也對其趨之若鶩。除了為Kelch家族創製復活蛋外,Fabergé當年也若干私人客戶製造了少數復活蛋,譬如2007年倫敦佳士德拍賣行以900萬英鎊拍出的一枚製於1902年並配有時鐘的Fabergé彩蛋,便是來自Rothschild家族的珍藏,是次拍賣創下Fabergé作品歷來最高成交價紀錄,並刷新了當時所有俄羅斯藝術品拍賣造價。

出塵脫俗的永恆瑰麗境界

二十世紀初的FABERGÉ作品不但數量驚人也十分多元化,其獨特創意和豐富的俄羅斯文化藝術色彩饒富趣味與吸引力,並且每件均有其獨立的題材和設計元素,完美的造型與精湛工藝令人一望而知是FABERGÉ大師之作。當中的珠寶作品許多都選用了俄羅斯珍罕的寶石和礦物石,如海藍寶石和西伯利亞紫水晶鑲嵌,而像香煙盒般個人配件項目,則多以富藝術色彩的黃金鑄造,連同其他奢華矜貴的生活飾件如花瓶、手枚及各種家居擺設等,全部都以人手精工雕琢而成,配合嶄新的技術與素材,包括閃亮如絲的琺瑯、有色黃金鑲嵌、馬賽克及隱密鑲工寶石等,形成充滿藝術感獨特審美,令尋常的物品提升至出塵脫俗的永恆瑰麗境界。

1917年俄國大革命推翻了沙皇政權,尼古拉二世宣佈退位,革命黨布爾什維克(Bolsheviks)不但將尼古拉二世滅門處決,更接管了作為皇室御用珠寶商的FABERGÉ業務。為免牽連,Peter Carl Fabergé唯有於1918年底暗地逃離祖國,經拉脫維亞逃亡德國,再輾轉到達瑞士,至1920年9月才在鄰近洛桑的普利地區鬱鬱而終,而FABERGÉ珠寶王國的命途就如一直以來對其眷顧有加的沙皇羅曼諾夫家族般,已經走到盡頭。

1885年至1917年之間,Peter Carl Fabergé和他的團隊一共製作了69顆彩蛋。54顆是為亞歷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所作,其中的52顆是復活節彩蛋,因其極盡奢華且數量稀少,便更顯其珍貴價值。此外,由於皇室復活蛋在世界博覽會上展出之後的聲名鵲起,Fabergé還為私人委託者製作了15顆彩蛋,不過沒有沙皇定制的那麼奢華。沙皇退位之後,Fabergé皇室復活蛋和其他皇室珠寶被移到了克里姆林宮的武器庫當中。1927-1933年之間,蘇聯出現了嚴重的糧食短缺和饑荒,政府為了獲得更多的外匯而賣出了一部分皇室復活蛋,有幾顆甚至只是在美國的商場裡賣了500-600美元。

珠寶世界的神話依然存在

目前,世界上擁有Fabergé皇家復活蛋最多的就是俄羅斯克裏姆林宮,共有10枚珍藏。而一度擁有9枚皇家復活蛋,成為其最大私人藏家的美國傳媒巨頭福布斯家族,則因家族後人於2004年以介乎八千至一億二千萬美元代價,連同其他Fabergé遺作轉讓予俄國石油及燃氣富商維托維克瑟貝格(Victor Vekselberg),終結了與FABERGÉ近半世紀的情緣。維托維克瑟貝格認為,FABERGÉ皇家復活蛋是俄羅斯文化藝術結晶,他以天價購回流出海外的國寶就是報國之舉。至於餘下之皇家復活節彩蛋,部份散落在美國、瑞士及摩洛哥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手裏,3枚為英國伊莉莎伯女皇珍藏,尚有8枚下落不明。

時至今日,Peter Carl Fabergé的遺世瑰寶與FABERGÉ在珠寶世界創造的神話依然存在,在往後的數十年間,新一代人仍不斷為其傑出作品驚歎不已,賞識之餘,對於這位珠寶藝術大師的創作才華與遠見,投以無限敬意,正如其當年首要主顧沙俄皇后瑪莉亞皇后稱道:「Peter Carl Fabergé確是一位無與倫比的天才。」


作為FABERGÉ當年首要主顧,沙俄皇后瑪莉亞皇后形容Peter Carl Fabergé是一位無與倫比的天才。
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家庭合照,在他賞識下Peter Carl Fabergé不但成為皇家御用珠寶商,並且為其皇后瑪莉亞創製了首枚皇家復活蛋。
從即位之後的1895年起,每逢復活節,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就不僅給皇后,同時還給皇太后贈送彩蛋,直至1917年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尼古拉二世一家被滿門處決,其珍藏皇家復活蛋亦大多落得被變賣和轉賣的下場。圖為尼古拉二世早年與家人合照,令人傷感的是這位富藝術品味的末代沙皇與其皇后和五名子女最終卻厄運難逃。
2007年佳士德拍賣行以900萬英鎊拍出,來自Rothschild家族的一枚FABERGÉ彩蛋”Rotschild Egg”,該製於1902年並配有時鐘的彩蛋,內藏一隻鑲鑽小公雞,每小時會彈出報時,據悉全世界只有3枚類似的FABERGÉ彩蛋。
1885年,Fabergé製作的首枚皇家復活蛋「金雞彩蛋」(Hen Egg),高3公分、寬2公分,外表看似一枚釉上白色琺瑯的普通金蛋,卻內藏令人驚喜的機械裝置。只要輕輕一按,開啟外殼便露出一個金蛋黃,蛋黃裡面盯是一隻閃爍著四種色彩的金製小母雞,金雞裡面有一頂微型的帝國皇冠,皇冠裡有一顆紅寶石垂飾。這枚「金雞彩蛋」亦從此開啟了俄國皇室製作皇家復活蛋的傳統,直至1918年王朝覆滅為止。
沙皇尼古拉二世於1897年復活節餽贈其皇后雅麗珊德拉的皇家復活蛋「加冕彩蛋」(Coronation Egg),這枚復活蛋表層為金黃色琺瑯,蛋面格子結構的飾紋上嵌有旭日形的寶石飾針,每個交叉點處站立著象徵帝國的雙頭鷹。打開彩蛋是沙皇在加冕禮時乘坐過的一輛可拆裝的四輪馬車模型,馬車車艙、可開啟的窗門和可轉動的車輪、天鵝絨坐墊、踏腳板等一應俱全,都是用黃金、瓷釉、鑽石、水晶製成,工藝技術巧奪天工。
1900年代,達到事業頂峰的Fabergé遷進了在聖彼得堡特別興建的綜合大樓,此大樓設有工作坊、設計室及陳列沙龍等設施,連Peter Carl Fabergé的私人公寓亦設於此。品牌當時受僱的工匠及設計師約多達五百人。Fabergé亦成為了俄羅斯最大的珠寶商、傲視同齊的珠寶權威。
Fabergé於1916年為沙皇太后製作的皇家復活蛋「聖喬治十字彩蛋」(Order Of St. George Egg),這枚彩蛋以淡淡的乳白色琺瑯作底,收斂的光澤正好呼應當時艱苦、嚴峻的政治及戰爭形勢。綠色的花環,構成一個個格子,突出了一枚用黑色和桔紅色綬帶圍繞的聖喬治十字勳章,這是帝國對勇敢軍人作為獎勵的標誌,勳章的背面是尼古拉二世的鏤刻像。這枚復活蛋是皇帝送給皇太后瑪莉亞,這可能是羅曼諾夫王朝的最後一枚皇家復活蛋,以後再也未見有這方面的記載。
「亞速之回憶」巡洋艦模型復活蛋是沙皇亞歷山大三世於1891年贈送給瑪麗亞皇后的復活節禮物;復活蛋內有一艘「亞速之回憶」巡洋艦的縮微模型。在海藍寶石的「海面」上,縮微版船身上的裝備都一一仿製出來,如小船、錨和錨鏈、金絲桅杆和「亞速」的字樣都能清晰看到。這枚復活蛋是為紀念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兩位王子 — 皇儲尼古拉‧亞歷山德羅維奇(後來的尼古拉二世)和格奧爾基‧亞歷山德羅維奇大公在1890至91年的遠東之旅而創作的。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復活蛋沙皇尼古拉二世於1906年贈送給亞歷山德拉皇后的復活節禮物;;復活蛋的基座裡有一個音樂盒,可以播放兩首由A‧D‧卡斯塔斯基(1856–1926)作曲的傳統復活節詩歌。這枚復活蛋是為紀念1903年復活節沙皇尼古拉二世與亞歷山德拉皇后造訪舊都莫斯科而製作的。復活蛋的白色琺瑯表面和上部金頂的造型源自聖母升天大教堂 — 俄羅斯沙皇舉行加冕儀式的場所。支撐著復活蛋的基座則以克里姆林宮的角樓為創作原型。
西伯利亞火車復活蛋是沙皇尼古拉二世於1900年贈送給亞歷山德拉皇后的復活節禮物;復活蛋內有一列「西伯利亞火車」的縮微模型。火車頭中設置了複雜精巧的機械裝置,只要用一把小鑰匙轉動發條就能開動微型火車。白金蒸氣火車頭上有著以紅寶石做成的小燈與鑽石製成的前照燈,後方拉著五節以黃金製成的車廂。這枚復活蛋是為紀念跨西伯利亞鐵路的工程而在1900年製作,這條鐵路被譽為「俄羅斯的脊椎」,復活蛋上的銀面刻有整條鐵路的路線圖。
阿列克謝皇儲的星座復活蛋(未完成),1917年創作。這枚復活蛋上半部的蛋體由鈷藍色玻璃裝嵌而成,底部是一個雲狀的水晶石基座。蛋體和基座上都鑽好了小孔,但其他細節裝飾還沒有完成。為了重組原貌,蛋體的兩半以白色的有機玻璃接合。蛋體的上半部展現了北半球的星空。這些星辰本應鑲以鑽石,其中最顯眼的是獅子座,亦即阿列克謝皇儲出生時所對應的星座。阿列克謝是尼古拉二世五名子女中唯一的兒子,他的出生被視為是沙皇家族延續王朝命脈的希望,可是俄國革命的爆發卻讓這個希望破滅
對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俄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來說,Peter Carl Fabergé 絕對是「皇帝的珠寶商,珠寶商的皇帝」。他1846年出生在聖彼德堡,祖先是信奉基督教新教的法國家庭,路易十四時期逃亡定居到俄國。1870年接手父親的珠寶店之後,FABERGÉ這個名字同時代表了一家工坊和他這個人。


#####

[ #art #culture ]

>>>  趙氏Baby - 消失中的紙媒人,擁有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印刷媒體工作經驗,曾任職的各大報章雜誌,都隨風消逝;熱愛「美色」(人與物)、「知識」(工作與玩樂)、「舒適」(身體與心靈);信奉獨立思維和言論自由。請記着係「趙氏Baby」唔係「趙氏孤兒」。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趙氏Baby Terms

Author @趙氏Baby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