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Hockney的泳池與人像


@趙氏Baby 2018/10/16


原是周瑜所用的一個比喻,「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典出《三國志》卷五十四《吳書•周瑜傳》,說劉備雄心勃勃,並不甘心蟄居一隅,後人遂用「池中物」以比喻胸無大志、安於現狀之士。1981年,David Hockney (1937- ) 到中國訪問。作為這個時代最成功和最受認可的藝術家之一,Hockney肯定是當代藝壇盡享雲雨的蛟龍,他或許不明「池中物」意思,但對中國繪畫藝術卻別具見解。他發現在中國繪畫傳統裡一直使用多點透視法來表達空間,特別是一些中國畫中的長軸,隨著長長的畫卷展開來,觀眾好像在其中穿行,移步易景,其感覺妙不可言。回國後,他與朋友一起拍攝了一部電影《與中國皇帝的大運河一日遊》,介紹了中國傳統繪畫裡這種奇妙的空間表達方式。Hockney表示此行令他「體驗了一種異乎尋常的經歷。」

通過六十餘年的創作,David Hockney在某種程度上重新定義了繪畫的媒介。他用自我反省和對周圍世界的模仿,挑戰了大量關於圖像的傳統形式與意義,對後現代主義有著深遠影響。Hockney於1932年在英國布拉德福德出生,他從小就喜歡塗鴉,說自己這樣做是「因為比別人更喜歡看東西」。他還覺得「比關注特定景象更有興趣的是把眼見之物轉換成畫上的線條、點、色塊、筆觸和痕跡」。他在1953年進入布拉德福德藝術學院學習繪畫兩年,爾後進入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學習,並獲該院金勒斯獎。Hockney的人生多姿多彩,當過畫家、攝影師、編劇、導演和演員,甚至還曾從事焦點透視的科學研究,並且也是唯一擁有英國君主授予的「功績勳章」的畫家。

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 年生),《藝術家肖像( 泳 池與兩個人 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壓克力 畫布 84 x 120 吋(213.5 x 305 公分),1972 年作。
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 年生),《藝術家肖像( 泳 池與兩個人 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壓克力 畫布 84 x 120 吋(213.5 x 305 公分),1972 年作。

David Hockney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讀研究生的時候,正是波普藝術 (Pop Art) 流行之際,其特點是以人們衣食住行的日用品為繪畫物件,採用實物拼貼、環境設計的方法,物象是精細的、變形的,具有廣告設計的性質,畫面顯示為冷漠超然的風格。數十年中Hockney繪畫都吸取這種波普藝術的特點,又創造性地融入他的繪畫之中。Hockney畢業後去了美國,認識了眾多波普藝術的風雲人物,在其創作之初就受到了影響。但是,銳意創新的他很快就另闢蹊徑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David Hockney於1960年代初訪美國,此後多次居住在美國並有自己的工作室,創作了一批有世界影響的傑作。《更大水花》(A Bigger Splash) 便是其代表作。畫面上有一塊跳水板,無人而水花四濺,藍色水池對面有一把空椅,有正午時分的投影,池邊有入水的虛影,背後游泳館的大玻璃映出這邊未入畫的投影,館旁兩根高高的棕櫚樹,更遠處是淺藍色的平塗。這幅畫中人物具像是缺席的,這種缺席又通過跳水板、水花、椅子表明他的在場。畫面告訴你池水、浪花、建築物、棕櫚樹,還有一樣要表現的東西沒說,那就是陽光與陽光下曝曬的建築物。這是一種平靜冷漠的畫風,卻從一種極平淡的畫面反射出畫家內心的激動。

在David Hockney作品《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裡所出現的人物、地點和思緒均成就了這一二十世紀為人所熟知和喜愛的藝術傑作。今年11月,此畫將於佳士得紐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上隆重登場,並有望刷新在世藝術家作品的拍賣紀錄。
在David Hockney作品《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裡所出現的人物、地點和思緒均成就了這一二十世紀為人所熟知和喜愛的藝術傑作。今年11月,此畫將於佳士得紐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上隆重登場,並有望刷新在世藝術家作品的拍賣紀錄。

David Hockney是位技藝高超的英國畫家,那些傑作都是以美國生活為題材。或許,真的只有外國人才能夠在加利福尼亞陽光下單調而幸福的生活中,提取出像Hockney那麼充滿深情的形象。紐約佳士得將於 11 月舉行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推出David Hockney的《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1972年作),此畫為二十世紀最具代表性的油畫之一 ,估價範圍 80,000,000美元)。畫中波光粼粼的泳池和兩個人物,皆為藝術家巔峰時期最為人熟悉的兩個題材,使此畫成為他云云作品中風格最鮮明的經典之作。Hockney此畫曾為其多本畫冊封面,亦曾參與無數展覽,包括2017至 2018年於倫敦泰特美術館、龐畢度中心及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舉行的回顧巡展,更出現於1974年向Hockney致敬的另類電影《A Bigger Splash》(危情後樂園) 中,無疑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聯合主席 Alex Rotter 表示:「佳士得很榮幸能呈獻現代藝術傑作 《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David Hockney的藝術才華在這幅鉅作中表露無遺,作品體現完美池畔風景的精髓,以及極其複雜的人際關係。Hockney透過畫作鞏固其作為偉大藝術家的崇高地位。今年11月,此畫勢必刷新在世藝術家作品的拍賣紀錄。」

佳士得正為David Hockney鉅作《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進行巡展,早前已駕臨香江,於9 月 28 至 29 日在中環H Queen’s HART Hall展出,而繼10 月 3 至 5 日
佳士得正為David Hockney鉅作《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進行巡展,早前已駕臨香江,於9 月 28 至 29 日在中環H Queen’s HART Hall展出,而繼10 月 3 至 5 日

David Hockney一生都在探索,在不斷地改變畫風,其成功之道就是博採眾長。他不僅學習古典寫實的繪畫,也從畢卡索、馬蒂斯等現代藝術家那裡吸取營養,且從不違避採用新技術,如影印機、攝影儀、照相機、電影技術、電視機和iPad、iPhone等。Hockney一直堅持自己的風格,探索了許多媒體和話題,為英國、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地區帶來了精彩而多樣的作品。他的畫寫實中略帶變形,既有精細的照相寫實,又有變形誇張的拼合,那種人與存在,人與社會細微奧妙的變化深藏在他的作品之中。

此外,David Hockney還是一位同性戀藝術大師。他創作了大量的男性裸體和同性愛的畫作。這些作品,記錄了50年來與他發生過社會關係甚至肉體關係的所有人。他偏愛畫和自己關係親密的人,因為他們的形象已經銘刻在他的大腦裡,所以他無需顧慮畫出來的作品是否和現實生活中的人相似;他做的,是要畫出面前的這個人的內心。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他離開倫敦,前往美國西岸居住的那一段時光。Hockney曾接受採訪說:「離開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好萊塢有充足的陽光,海水和性」。而他的畫作,更是充斥了他的愛人,他的朋友以及他的個人私密生活。

《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的預備照片,Le Nid-du-Duc,1972年 © David Hockney。(網上圖片)
《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的預備照片,Le Nid-du-Duc,1972年 © David Hockney。(網上圖片)

據說《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曾有兩個版本,David Hockney在創作多月後,毅然毀掉作品,再重新創作。他原本隨意偶然地將兩張照片一同放在工作室的地板上,一張是於1966年攝於荷里活的水底泳手,另一張則是一名凝視地下的男孩。這兩張毫無關係的剪貼照片,卻展示出男孩似乎正在凝望泳者的畫面,機緣巧合下成為一幅雙人肖像,為Hockney帶來重大的衝擊。

David Hockney其中一個重要的靈感泉源,是《藝術家肖像》中站立的人物Peter Schlesinger,他於1966年18歲時認識Hockney,當時他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修讀Hockney任教的進階藝術課程。其後五年,Schlesinger成為Hockney的摰愛和最愛的模特兒。二人於加州和倫敦同居,並融入Hockney廣闊的社交圈子,成為藝術、電影和文學界最著名的情侶。於60年代後期,二人感情更見深厚,故Hockney希望捕捉自己對Schlesinger的澎湃情感,以及他的俊朗外表,因而突然改用更寫實自然的手法。然而,年輕的Schlesinger並不如Hockney般喜歡交際,令二人關係逐漸變得緊張。到1971年,二人在卡達克斯鬧翻,關係破裂,令Hockney心痛不已。

David Hockney在倫敦肯辛頓花園為其伴侶彼得•施萊辛格拍照,並因而創作了作品裡站在泳池邊、身穿粉紅色外套的人像。《危情後樂園》電影劇照,1974年。攝影:Jack Hazan / Buzzy Enterprises Ltd。()
David Hockney在倫敦肯辛頓花園為其伴侶彼得•施萊辛格拍照,並因而創作了作品裡站在泳池邊、身穿粉紅色外套的人像。《危情後樂園》電影劇照,1974年。攝影:Jack Hazan / Buzzy Enterprises Ltd。()

他與Schlesinger分手後,開始醉心作畫,《藝術家肖像》便於當時完成,作品印證繪畫的治療效果。他將沉重的悲痛,化作非凡的創意佳作。根據Jack Hazan的電影《危情後樂園》,Hockney於1971年10月開始創作此畫,當時他與Schlesinger的五年情瀕臨告終。Hockney最初決定於1971年繪畫 《藝術家肖像》,但數月後放棄畫作的初版,而當時他剛與Schlesinger分手。

於四月初,David Hockney重新開始創作,為五月在紐約André Emmerich Gallery的展覽作準備。他到訪導演Tony Richardon位於南法的大宅 Le Nid du Duc,為畫作拍攝更多備用照片,並找來工作室助理Mo McDermott扮演Schlesinger,而另一名年輕攝影師John St. Clair則擔當泳手。Hockney拍攝了數百張照片,將它們貼滿工作室的牆壁。他利用這些照片埋首創作,連續兩星期每天工作18小時,最終在前往紐約舉辦展覽前夕完成。

泳池也是泳池也是David Hockney另一個主要靈感來源,他在多年前到訪洛杉磯時發現這個最為人熟悉的主題。他於1962年離開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時,已有當代藝術鬼才的美譽,接著於 1964 年首次踏足加州,從此深深愛上這個地方。他沉醉於陽光明媚的風景之中,對雜誌、電影和John Rechy的同志小說所描繪的加州無法自拔。他在這裡能自由演繹這個城市,為它賦予一個出眾易認的形態。David Hockney其後解釋:「洛杉磯是我第一次以一個地方作為題材作畫。在倫敦,因為有Sickert (推動英國印象派運動的先驅之一) 在前,我反而無法看清。但洛杉磯不一樣……我記得自己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星期,當我看到彷彿伸向天際的高速公路斜坡時,我突發奇想:我的天啊!這裡需要一位Piranesi (十八世紀意大利知名景觀版畫家),洛杉磯應該有一位Piranesi,所以我來了。」

《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 與藝術史的關係密切,令人想起文藝復興時期西方油畫所描繪置身田園中的浴者,作品不但比喻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更代表一個純潔的世界。《藝術家肖像(泳水池與兩個人像)》揉合平面設計師的構圖觸覺、插畫家的超卓技巧、照片的精準細膩和畫家對顏色的敏感度,揭示於十年前啟發畫家的加州美好生活,同時印證他一生的最愛。

David Hockney現時的拍賣紀錄由1990年作的《Pacific Coast Highway and Santa Monica》(太平洋海岸公路和聖塔莫妮卡) 所創,畫作於2018年5月16日在蘇富比紐約以28,453,000美元成交。

現時在世藝術家的拍賣紀錄由傑夫‧昆斯 (Jeff Koons) 於1994至2000年創作的《Balloon Dog (Orange)》「汽球狗(橙色)」所創,作品於2013年11月12日在佳士得紐約以58,405,000美元成交。

紐約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拍賣日期: 紐約時間11月15日

拍賣地點: 佳士得紐約

20 Rockefeller Plaza

New York, NY 10020


David Hockney居住在美國期間創作了一批有世界影響的傑作。《更大水花(A Bigger Splash)》便是其代表作。作於1967年的該畫以藍色平面映襯出白色噴漆,表現出一幕潛水夫剛剛下水的情景。(網上圖片)
David Hockney於1966年的《彼得離開尼克的泳池(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運用白、黃、粉紅和紫色的波浪線條,以波普藝術風格呈現水流。(網上圖片)
David Hockney的人生多姿多彩,當過畫家、攝影師、編劇、導演和演員,甚至還曾從事焦點透視的科學研究,並且也是唯一擁有英國君主授予的「功績勳章」的畫家。(網上圖片)


#####

圖:佳士得及作者提供網上圖片

[ #art #culture #auction #三維人生 ]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趙氏Baby Terms

Author @趙氏Baby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