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泉老師首創以石栗為刻印才料,石栗是香港常見的一種硬殼種子,以前在公園路邊都可拾得,刻石栗非一般雕刻刀可處理,李老又用鋸片自製一把雕刻刀,用其刻一些閒章或姓名章,再串為鏈飾,用久了都會起包漿,非常美觀。

「千印齋」主人李國泉是篆刻高手,桃李滿門,你不認識他大名,也一定有聽過2005年的5月正式落成的大嶼山「心經簡林」,以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的書法刻於37根高達8至10米的非洲花梨木上,李國泉老師就是三位幕後雕刻家之一。

這陣子,香江街頭一片沸騰,世道益見混濁,正當六月中旬金鐘爆發警民衝突之際,一箭之遙的中環大會堂高座高座7樓展覽廳卻一片清雅祥和。展覽聽正舉行《石上清泉--- 李國泉師生聯展展覧》,原來今年剛好是篆刻大師李國泉先生八十大壽,李老一眾門生雖知老師一貫低調,亦希望借此良機為老師舉辦其篆刻藝術生涯首次展覽,也借此在同門間切磋砥礪一番,倒真的是「一為神功,二為弟子」了。

李國泉老師祖籍臺山,少時家道殷實,其祖父在佛山經花紗生意,並延聘得嶺南派大畫家趙少昂教其叔父李款庭繪畫,至日本侵華,佛山淪陷,祖父結束當地生活回鄉避難,也帶回其其叔父不少畫作,讓小小年紀的他得以耳濡目染,萌生對藝術的興趣,李老回憶說:「到解放後又掀起土改運動,爺爺被指是地主,又因為曾借錢鄉親,被列為高利貸,母親見勢色不對,便送我到廣州,然後輾轉來到香港。」

自設壇城 超然世外

有人說藝術創作的好處就似自設壇城,令人足以超然世外,李國泉老師的藝術追求亦庶幾近乎。見識時局動蕩,經歷坎坷遭遇,卻無改他對藝術的愛好,「流落香港,最初在一傢具店打工,負責畫設計圖,有朋友便叫我不如學畫,於是便跟『百匯畫苑』的薇天老師學水彩畫。」李老雖然由學西畫開始,但離開家具店的工作後,便轉投司徒奇老師門下,司徒奇老師是高劍父門生,李老隨他學國畫多年,直至老師過身。

在中西繪畫都打下基礎後,李國泉老師又對篆刻生起興趣,惟這趟卻是無師自通,自學成功。「因為作畫需要蓋印,於是自學篆刻,後來在中文大學校外課程部跟陳炳昌老師,陳炳昌老師是馮康侯高足,我讀了此課程,叫做學會基本工夫,之後就看參考書,自己研習。」李老現年八十了,提起前輩總不忘尊稱老師。

他坦言自己對篆刻最初僅屬玩票性質,但一投入便迷頭迷腦,日以繼夜去研習雕刻,「那時已轉工在一家玩具廠當推銷員,篆刻勝在方寸之間都可以創作無限,不似寫畫需要各種工具,只要一刀一石在手,我何時何地,甚至偷閒上茶樓飲茶時都可以創作,到晚上回家仍日以繼夜鑽研,参考許多大師之作,其實篆刻真不難,最緊要熱愛,一下刀便忘我。」

濁流泛濫 彰顯清泉

李國泉老師自言其篆刻作品最初都只是為朋友刻,當禮物送人,近廿年才全身投入創作,為人家刻印往往也只是略收酬勞,他說:「以前的齋名叫『千印齋』,現在算起來都應刻過幾萬個印章了,教學生倒是近廿年才開始,私人傳授比較方便,可以到我家裡上課,只收了幾十位學生,一些跟我學藝都有十多年了。」李國泉老師最出名的,是他的石栗印章。石栗乃香港植物的果實,不少地方都有它的踪影,李國泉老師把石栗切割作為印材,結果成為了其個人標記,有了「石栗王」的美譽。

端陽剛過,香江即濁流泛濫,猶幸讓我《石上清泉--- 李國泉師生聯展展覧》遇上李老,以及其部分高徒包括:屈文灝、侯達堅、劉育成、吳飛虎,還有我們的才女港姐鄭文雅,方發覺眾人儘管都是各界精英,和老師見面時倒仍如一群可愛活潑的小學生,畢竟,跟李國泉老師篆刻造詣比較亦確是如此,起碼大師兄從事化工生意的吳飛虎已追隨李老學藝凡十數載,卻仍覺不足,後晉如行醫的劉育成更直言投身李老門下,不僅學藝,更是學做人。

司馬遷在《史記》的「屈原列傳」中提及屈原自況:「舉世皆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其實在此時此地的香港,高潔清貴的中國文人傳統已幾乎絕跡,李國泉老師其淡薄明志又勝屈原矣。李老的篆刻藝術就連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也非常賞識,今日矗立大嶼山的鳳凰山坡的「心經簡林」,亦正是李老與其他兩位篆刻大師合作而成,可李老卻一貫低調至知者甚稀,他說:「篆刻由來只是愛好。」


在此時此地的香港,高潔清貴的中國文人傳統已幾乎絕跡,李國泉老師的篆刻藝術就連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也非常賞識,今日矗立大嶼山的鳳凰山坡的「心經簡林」,亦正是李老與其他兩位篆刻大師合作而成,可李老卻一貫低調,以至知者甚稀,他說:「篆刻由來只是愛好。」
在此時此地的香港,高潔清貴的中國文人傳統已幾乎絕跡,李國泉老師的篆刻藝術就連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也非常賞識,今日矗立大嶼山的鳳凰山坡的「心經簡林」,亦正是李老與其他兩位篆刻大師合作而成,可李老卻一貫低調,以至知者甚稀,他說:「篆刻由來只是愛好。」
李國泉老師與一眾高足,屈文灝、鄭文雅、侯達堅、劉育成、吳飛虎合照。
李國泉老師認為,篆刻勝在方寸之間都可以創作無限,只要一刀一石在手,何時何地一刻忘我,圖為李老若干寫意之作。
李國泉老師認為,篆刻勝在方寸之間都可以創作無限,只要一刀一石在手,何時何地一刻忘我,圖為李老若干寫意之作。
李國泉老師認為,篆刻勝在方寸之間都可以創作無限,只要一刀一石在手,何時何地一刻忘我,圖為李老若干寫意之作。
港姐鄭文雅是李國泉的高徒之一,她本身也有學雕塑和陶瓷。
李國泉老師高足 劉育成作品。
李國泉老師高足 侯達堅作品。
李國泉老師人到八十,在眾門生推動下,首次與十一位學生聯袂在中環大會堂舉行《石上清泉》師生聯展,雖遭逢世道昏暗、時局動蕩,倒反而更映照出其篆刻藝術之砥礪精神。


#####

圖:楊光@kyeung.com

[ #art #culture ]

>>>  趙氏Baby - 消失中的紙媒人,擁有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印刷媒體工作經驗,曾任職的各大報章雜誌,都隨風消逝;熱愛「美色」(人與物)、「知識」(工作與玩樂)、「舒適」(身體與心靈);信奉獨立思維和言論自由。請記着係「趙氏Baby」唔係「趙氏孤兒」。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趙氏Baby Terms

Author @趙氏Baby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