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 Hong Kong 後記


@張錦滿 2018/04/09

香港位列世界藝術市場三甲位置,如果這榮譽值得自豪,那麼Art Basel Hong Kong這個藝術展銷會 (art fair) 就算已結束,也值得講一下。Art Basel展覽會入口當眼處有UBS標誌,單獨存在,不會看不見。Art Basel背後是UBS (瑞士銀行),任何人都早已被通告。

世界上很多超級富豪、政經名人 (包括聲名狼藉那些) 都在UBS這類瑞士私人銀行開戶口。Art Basel藝術展銷會,既藝術又商業,現代城市人有必要大概知道,現代藝術與金融市場發生甚麼關係?社會精英亦有必要認識,該些呼風喚雨金融大機構,為甚麼會參與現代藝術展銷會?有人打趣說,UBS 保險庫儲存除了黃金、美元、金銀寶石等貴重物品之外,更多空間存放現代藝術品?為甚麼銀行收藏現代藝術,大家自行尋找答案較好。可以說的是,金錢結合藝術這個遊戲,瑞士銀行家玩得出色,大可追溯到世界第二次大戰時候。

相信UBS也會引導客戶購買現代藝術品,因此它除了支援Art Basel Hong Kong之外,還經營另外兩個藝博會:美國Art Basel Miami和瑞士Art Basel Basel。三個世界級大規模藝術商展由同一集團經營,UBS足堪成為藝壇巨無霸。該銀行熟悉世界金錢大戶,又與世界各大畫廊連接上,如此操作起藝術展銷會來,自然如魚得水。世界還有那個藝博會足可與之在市場上競爭呢?

Alex Katz Coca-Cola Girl 12, 2018 Galerie Thaddaeus Rpoac
Alex Katz Coca-Cola Girl 12, 2018 Galerie Thaddaeus Rpoac

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今年已來到第六屆,32個國家248間藝廊參加,其中捲來重來參加者竟然高達220家,至於新獲准首次參展者,則只有28間畫廊而已。想參展Art Basel,相信並非有錢付租場費便可以。

Art Basel Hong Kong旺丁旺財,今年8萬人進場,(每張門票都經過掃描,所以數字靠譜),而銷售捷報都在每天結束後傳出來,相信過半畫廊都感滿意。

為期三天香港展已於3月31日 (星期六) 圓滿結束。依照官方公告,星期四和五是private viewing,當然會有不少公眾人士進了場,到星期六才正式開放給公眾參觀。主辦方肯定不想太多人進場,破壞欣賞藝術氣氛,所以推行高票價政策來趕客,開幕夜入場票高達港幣950元,而三天通行門票,臨場購買要港幣850元,至於星期五和六的單日門票,臨場售價400元,如此高票價策略,相信能阻擋一些閒雜人等。當然,進場觀眾近半沒有買票。

Billy Childish Ceder Ridge version x. 2016 neugerriemschneider
Billy Childish Ceder Ridge version x. 2016 neugerriemschneider

Art Basel Hong Kong在星期六才真正讓公買票進場,並乾脆在當天晚上結束整個展銷會,避免在星期日出現的災難性擁擠場面。在香港經營商展,竟然不做星期天生意,何其大氣!可知瑞士銀行家操作藝術市場自有其一套。

六大洲眾多藝廊付高昂參展費,並花巨額運費和保險金,老遠飛來大件作品在香港展出三天。此外,工作人員亦要付機票、住宿和飲食,全部支出,相當巨大。展品賣不出去,或者期間發生甚麼意外,便會血本無歸,更不要說,把賣不出去的展品運回老家還要大筆開銷。所以外地畫廊展覽高市場價值 (具噱頭) 畫作和雕塑,希望賣出去,完全可理解。在會展中心舉辦藝展,意義並非如美術館那樣清高,目的至少要收回大筆花費。

看「藝術商品展」,並非像到公家美術館那樣,看那些不會在市場發售的「藏品展」。然而仍有部份觀眾對「Art Basel藝術商品展」錯誤期待,看後對展品多商業噱頭表示失望,那樣主辦者便沒辦法。至於我個人觀點,則是覺得

不少洛杉磯、柏林、巴黎等地畫廊,遠道運來的作品有些莫名其妙,藝術品味不高,商業價值亦難言。他們做生意手法,叫我摸不著頭臚,但我不覺得失望,因為我看Art Basel,旨在開眼界,看國際新形勢。

Fernando Botero  Dance  2006  Galerie Thomas
Fernando Botero Dance 2006 Galerie Thomas

要我評價 Art Basel Hong Kong,我認為它真正厲害在遠道來的各地觀眾,其中包括私人藏家和100多間頂尖國際博物館及機構的代表,包括來自悉尼新南威爾士美術館、都靈Castello di Rivol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巴黎龐比度中心、紐約Dia Art Foundation、巴塞爾Kunsthalle、新加坡國立美術館、倫敦Serpentine Galleries、沙迦藝術基金會、紐約古根漢博物館、台北市立美術館、倫敦泰特美術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及MoMA PS1、東京國立現代藝術博物館、布里斯本昆士蘭藝術博物館與現代藝術博物館等等。眾多國際藏家及機構聚首一堂,其中很多人更是首次到訪。新舊客戶在香港一同發掘新機遇、展開深度對話,並讓香港與世界各地藝壇聯繫在一起,這確實重要。

此外,知名及新晉藝術家同場展出,並且同時接受市場考驗,也算是有趣的事。觀眾顧客都是無頭怪獸,畫廊怎樣捉摸他們心裡想甚麼,旁觀者無疑會找到趣味。歐美知名藝術家在香港遇滑鐵盧,而亞洲新晉藝術家跑出,便很有趣。今年多個藝廊傳出各級市場銷售報捷消息,那實在了不起。亞洲藝廊多年努力,終說服歐美買家,信任強勁而多元的亞洲藝術市場。

陳澄波 淡水風景 (2) 1935 Liang Gallery
陳澄波 淡水風景 (2) 1935 Liang Gallery

還要一提,Art Basel Hong Kong比較Art Basel Basel和Art Basel Miami,在展覽場地和規模而言,香港站相信會輸一截,然而香港站勝在多大陸客人到訪。他們儘管思想行為與國際和普世價值有異,但購買力強,眾多畫廊歡迎他們。眾多大陸訪客,會使到Art Basel Hong Kong可能變得比其他兩站更興奮和亮麗。

最後一提,在Art Basel Hong Kong舉行同時間,同性質Art Central在中環海濱填海地上搭帳篷展出,多家台灣、印度、印尼、馬尼拉畫廊,其展品多真誠,少人工化妝,其藝術趣味和品味,會比大畫廊展品更高。Art Central由新加坡大華銀行睇場,各有各做,亦辦得不錯。

香港既有Art Basel,又有Art Central,實在值得此城自豪,可是傳媒和大眾仍不夠關心。香港鄰近城市都渴望舉辦國際藝術展銷會,中山市辦了多屆,意興闌珊。台北卻要在2019年初大攪一個。香港人要明白,此地如果沒有國際藝術展銷會,這個城市會失色不少。


Julian Opie Woman in black coat with bag 2012 Gerhardsen Gerner
Mira Dancy Black Herfume 2016 Night Gallery
Pablo Picasso Le Repas Frugal 1904 Galleria d'Arte Magglore
張照堂攝影作品 澎湖 1983
常玉_Seated_Blue_Haired_Lady 1929 Tina Keng Gallery
Sheng Tianhong Klaus Kinski in His Youth I, 2013 Aye Gallery


#####

[ #art #藝術 ]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