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看到廣州大劇院夜景,都會舉起手機拍攝。

英籍伊拉克裔建築名家、女爵士Zaha Hadid設計作品響譽世界,而我卻從來未真正進內使用過其中一間,所以知道雲門舞集會再次到由她設計的廣州大劇院演出,我便馬上行動。

廣州大劇院初落成時,便傳出頗多負評,大概跟北京、上海多棟由世界建築大師所設計的作品—樣,遭遇同一命運。當初印象信不過,大劇院要經過時間考驗,多年使用後,情況才真實。

大劇院與商廈組成壯麗夜景。

雲門舞集多年前曾在廣州演出《松煙》,而今回吸引我前往,並非舞團演出兩個我未看過的舞碼《白水》和《微塵》。其實更能推使我動身當然是去體會該家大劇院。除了進內感受其設計,我亦想親身瞭解廣州演藝文化水平,並看看廣州觀眾成份。在四月十四日,我完成觀察,滿意所得。

今回我親身進大劇院看表演,便知道廣州市民多麼愛戴這座宏偉建築,我並且感覺他們現時皆會引以為榮。

該晚七時左右,花城廣場上便多了行人,大家都朝大劇院方向走去。場外人頭湧湧,飲食場所坐滿人,熱鬧忙碌,而劇院大堂內,更顯得擠擁,毫無疑問,當晚全場滿座。那時候我便目睹,廣州觀眾跟貼香港和海外,認同雲門舞集這個品牌,至於《白水》和《微塵》這兩個舞碼是否該舞團簽名作品,並不計較。雲門難得來廣州演出,有得看便要看,錯過了便要再等幾年。

花城廣場夜間浪漫,加分甚多,可有機會擠進世界十大廣場名單內。

核心觀眾當然是上班族,卅歲後男女從辦公地點趕來,仍身穿大方得體企業戰士服裝,襯得起大劇院高貴與時尚感。今時今日,大劇院不能再由文化人來當主場,而清貧大學生亦不出現在當眼位置。畢竟外來大型舞台表演,在大劇院門票不會低,像雲門演出,貴價票賣680和880人民幣,便要由收入較高上班族來消化。廣州大劇院不能長期上演本地業餘藝團節目呀!

在廣州大劇院內,我發現可喜現象是,少年觀眾比例超乎我想象,在香港文化中心和大會堂,少年觀眾也不少,但要注意,香港少年觀眾,大多身穿校服,由學校老師帶來,他們進劇院,代替在課室上課。廣州則不一樣,頗多家長親自帶他們十歲兒女到來,那是親子教育,意義完全不同。

雲門舞集作品一向以中華文化元素為本,而今回在廣州卻演出《白水》和《微塵》兩個非代表性作品,我感新鮮,反覺趣味。林懷民在該兩作品裡多安排群體造型、隊型變化,而舞者動作不再突顯華夏文化符號,說明他也並非一味食老本。創作者有些作品走國際路線,實在必要。

今回舞團跟隨Erik Satie、Albert Roussel、Ahmet Adnan Saygun、Maurice Ohana音樂而表演《白水》,繼而創作《微塵》來演繹蕭斯塔科維奇《第八號弦樂四重奏》,難為家長向兒女解說時可講些甚麼,實在不容易,值得我向他們致意。

坐在Zaha Hadid設計的大劇院內看表演,確實與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不同。我的D區7排1座處在右側區域,整區座位並非正向舞台,而是全區座椅向左斜排,觀眾可以舒服安然正坐,卻能打斜看到整個舞台,這樣設計其實合理,不像傳統劇院觀眾席死板設計,側邊座位正面對著舞台,並與之平行,要逼使觀眾全晚都要側坐,這樣多麼不舒服呀!Zaha Hadid設計,與別不同,而且也勝在這裡。

廣州大劇院有一點稍為奇異,是場內鋪上木地板,這無疑比較清潔乾淨,但弊在聲音反射較厲害,我感覺到在看表演時,聽到後方不時響起雜音。關於音樂廳用上木地板,有待高明來解說。

大劇院鋪地板,要請教高明來解釋其奧妙。

當晚上下半場各一個舞蹈,大概一百分鐘吧!觀眾顯然意猶未盡,惟有努力拍掌,舞者竟然鞠躬謝幕十次而掌聲仍未停。舞蹈表演,難有安哥安排,舞者儘管很想感激觀眾,但也要下狠心,暗示觀眾離場。

走出大劇院,我仍看到感動場景。晚間大劇院全亮起燈光,玻璃建築架構全通透,水池現出清楚倒影,與後面數座商業大樓的燈光外牆,組合成壯麗夜景,很多青春少艾都排隊等待在最佳位置擺姿勢,而男士都急忙舉機拍攝。這個場面,最能說明,廣州核心市民,向Zaha Hadid設計的這座建築致敬。隨手舉手機拍照只是打卡,而選角度,擺姿勢,然後用心拍攝,則是欣賞,兩者不同層次。

在走路回Ritz Carlton酒店途中,我踏在花城廣場發出彩色亮光地面上,整個環境變得浪漫,令在廣闊空間留連的每個人皆開心愉快,男女老幼都很享受。這個快樂廣場,四周由美麗建築包圍,小蠻腰電視塔、Zaha Hadid大劇院、廣州博物館、廣州圖書館、多棟新型商廈,夜間燈光璀燦,比日間更添魅力。

花城廣場夜景,足可與世界任何大城市比拼。我相信,花城廣場可能是全國最佳設計市區休閒空間,亦有條件擠進世界十大廣場名單內。從大劇院走路回麗斯卡爾頓酒店,正好作為我今回到廣州看雲門舞集最佳註腳。(完)

廣州圖書館開得很夜,也對夜景作出貢獻。


#####

圖:張錦滿

[ #文化 #藝術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