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惠森捉鹿且脫角


@張錦滿 2018/08/21

先是高陽推出小說,繼而電視劇、電影,舞台劇等陸續登場,而且都出現不同版本,《胡雪巖》成為當代受歡迎故事,毋負高陽當初發掘這傳奇商人的苦心。

胡雪巖一生大起大落,故事由他身無分文的一刻開展。劉守正(右一)兼當說書人。

晚青商人胡雪巖 (1823-1885) 愛國愛民,並當仁不讓,願意傾盡自己財力、才華貢獻國家。漢語文藝作品鮮有以商人為主角,而胡雪巖卻能搖身一變為男一,既少見,也為長期在中國文化裡被看扁的商人吐一口烏氣。潘惠森創作《親愛的,胡雪巖》劇本於2000年首次由眾劇團搬上香港舞台演出,後來修改於2016年,經香港話劇團重演,該版本我不欣賞。編劇潘惠森少交代胡雪巖生平做過各件大事,卻代表胡說話。

潘惠森編劇的《親愛的‧胡雪巖》2018版本,舞台盡量空白,演員因此突出。
潘惠森編劇的《親愛的‧胡雪巖》2018版本,舞台盡量空白,演員因此突出。

潘惠森不以事件帶出胡雪巖心中所想,卻讓胡以對白和獨白來講自己心聲。編劇泰斗沒理由採此下策。來到2018年,潘惠森完全消除上個版本弱點,重新出發弄出《親愛的,胡雪巖》全新面貌版本,脫胎換骨。此回潘惠森彷彿胡雪巖上身,為他這個主角人物製作編年史,安排賴老四 胡雪巖跑腿、跟班充當說書人角色,由他來引導劇情發展,講解胡雪巖二十歲做甚麼,三十歲做甚麼,四十歲做甚麼。

空舞台,正好讓燈光發揮作用。
空舞台,正好讓燈光發揮作用。

事件一宗一宗在舞台上重現出來,客觀綜合展示,讓觀眾清楚了解清朝政商勾結情況。潘惠森做到這一點,已是劇本初步成就。

胡雪巖足智多謀,在王有齡 (左一,余翰廷飾) 相助下,創辦阜康錢莊。
胡雪巖足智多謀,在王有齡 (左一,余翰廷飾) 相助下,創辦阜康錢莊。

潘惠森看遍現存胡雪巖資料,反複修繕《胡雪巖》劇本二十年,誠然胡氏研究專家。

胡雪巖屹立在政商兩界,鋒頭一時無兩。
胡雪巖屹立在政商兩界,鋒頭一時無兩。

我認為2018年版本《親愛的,胡雪巖》多精采,神來之筆是杭州「胡慶餘堂國藥號」開張舉行祭鹿儀式。祭鹿固然比較劏雞殺豬奉獻隆重,更大意義是增加層次。麋鹿象徵胡雪巖,豐富了全劇內涵。潘惠森捉鹿而懂脫角,描畫胡雪巖自比麋鹿,深知自己成為左宗棠與李鴻章政鬥的犧牲品。麋鹿本質單純,卻一往情深,其熱心性格讓它成為敬天最佳祭品,其景況恰如胡雪巖自身處境,壯志未酬,卻已犧牲。潘惠森以神聖祭祀儀式,來投射胡雪巖命運與一生,其表達形式有趣,亦具豐富內涵、深度,又有力量,誠佳構也。

妓院裡風騷女性出場,調劑這個政經人物故事。
妓院裡風騷女性出場,調劑這個政經人物故事。

香港話劇團此個2018年本土原創作品,前後台各部門都展出好身手。潘燦良與各演員駕輕就熟,我看12日下午場,合作暢順。今回舞台設計王健偉放棄上回那個要觀眾費神思考的抽象設計,採用全空舞台,讓觀眾聚焦觀看台上演員,感受劇力更多。

胡雪巖 (左一,潘燦良飾) 與漕幫龐天 (右一,邱廷輝飾) 識於微時。
胡雪巖 (左一,潘燦良飾) 與漕幫龐天 (右一,邱廷輝飾) 識於微時。

今回加了皮影戲,而張國永燈光、陳偉發現場聲響設計,都對演出有貢獻。

《親愛的‧胡雪巖》2018版本,將會巡迴到廣州、深圳、上海、天津、北京等地演出。
《親愛的‧胡雪巖》2018版本,將會巡迴到廣州、深圳、上海、天津、北京等地演出。

司徒慧焯導演這部古裝戲,繼《都是龍袍惹的禍》之後,再次巡迴到廣州、深圳、上海、天津和北京等地演出,代表香港演藝文化反哺內地,相信灑下種子日後會開花。

潘燦良數次飾演胡雪巖,已經駕輕就熟。
潘燦良數次飾演胡雪巖,已經駕輕就熟。


#####

圖片由香港話劇團提供。

[ #art #stage ]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ublishes contents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writing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