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跨海看歌劇記


@張錦滿 2017/10/13

WhatsApp

第31屆澳門國際音樂節開幕節目----是都靈皇家歌劇院Teatro Regio Torino製作的歌劇《Andrea Chenier》。我如常出席觀賞,最大原因是自己難得到意大利,那麼能在澳門看到Teatro Regio Torino出品,慶幸。在香港,也常有意大利歌劇演出,領教過之後,便知道看港產製作,尤如在香港快餐店吃意大利麵,缺乏意式風味,吃後不感覺滿足快感。

到澳門看原裝進口的意大利製作,才會看到1794年巴黎貴族舞會的排場。


十月一日假期,碼頭繁忙,跨海去看歌劇,要有好回報才值得。今次看的演出,接近九成意大利製作,像是從Teatro Regio Torino直接搬過來,只不過音樂改由澳門樂團演奏,而二、三十位兒童角色和群舞演員轉由澳門本地小孩與舞者擔任而已。能在澳門扯上意大利都靈皇家歌劇院的邊,看到差不多原裝演出,不單只滿足那種「睇咗當去咗」虛榮感,還事實上感受到正宗意大利歌劇質感和樂趣。

今回很易便察覺到原裝意大利歌劇製作優勝之處,首先在於演員造型、服裝稱身這兩項上。舞台上有二、三十個男女演員頭載彩色爆炸頭假髮,他們很習慣這個跨張造型,才能在第一幕,以如此一身鮮豔裝扮,來表現出1789年巴黎貴族舞會奢華和熱鬧開心氣氛。試問換上一批臨時拉伕演員以如此造型來演出幾場,必定造不出華麗縱情效果,更惡劣是,還會可能敗露惡劣品味,令人不忍卒睹。

第一幕,1789年巴黎貴族舞會場面,華麗高貴,不是臨時拉伕的舞台製作所能造出來。
第一幕,1789年巴黎貴族舞會場面,華麗高貴,不是臨時拉伕的舞台製作所能造出來。

意大利歌劇並非完全陽春白雪,亦有以下層社會、尋常百姓為題材的,《Andrea Chenier》由Umberto Giordano創作,便屬於此類verismo (寫實主義) 傑作之一。該劇在第一幕盡顯巴黎上層極盡奢華浮跨之後;到第二幕,便馬上轉到去1794年法國大革命的巴黎街頭,呈現貧困苦況;到第三幕,劇情順勢發展到同年的革命法庭;而在結尾第四幕,甚至以St. Lazare Prison監獄為場景。我不預期看意大利歌劇,會看到貴族墮落而無產階級興起這類故事,Giordano這齣《Andrea Chenier》開我眼界,長我見識。歐洲上流社會高級藝術,原來也有反省現實,關懷下層的作品。

這個Teatro Regio Torino製作,台上所有服裝、佈景、道具相信都全由意大利運過來,原汁原味,才能呈現歌劇華麗美感,而主要演員亦具高唱功,出生於烏拉圭的男高音Carlo Ventre聲線宏亮,有他壓陣,全晚各演員也確在良好狀態,整體合起來能提供優美聲色娛樂,我聽得過癮。

第二幕,1794年法國大革命時候巴黎街頭,呈現當時人民生活苦況。
第二幕,1794年法國大革命時候巴黎街頭,呈現當時人民生活苦況。

當晚看節目之前,我有所準備,提早晚餐,我找到MGM酒店大堂旁邊Pastry Bar甜點吧,特別選擇吃tuna salad,配番茄湯,避免吃飽。女侍應也好心,怕我不飽,提議我吃點鰻魚不吃飯,再飲杯蜜糖羌茶暖胃,如此清清淡淡,七分飽,當晚看三小時意大利歌劇,睡魔果然沒來找我,真好。大概我以後到澳門去聽音樂會,都要如此安排。

第三幕,發展到 O Teibunal Revolucionario 革命法庭,1794年,令人民受苦得到裁判。
在MGM酒店Pastry Bar吃tuna salad作晚餐,清清淡淡,不吃飽,看歌劇,睡魔不會來。
餐後看蜜糖羌茶作結,滋潤一下,完美。

#####


[ 旅遊 藝術 ]


照片: 澳門文化局及作者提供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Author @張錦滿 publishes this article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s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are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individually they are on their own terms which may di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