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話劇中心在澳門玩罷演


@張錦滿 2018/06/11

在四月廿八日晚於澳門藝術節,我看上海話劇中心演出《資本•論》,見舞台突然出現「罷演」一幕,管窺到國內大城市劇團創新求變,那是我這回過大海看戲的的意外收穫。該晚演出,在開始時一場簡單歌舞之後,有自稱導演的一位演員,從觀眾席走上舞台,對觀眾宣佈,他要中止這場演出,因為今回澳門製作簡陋,完全做不出劇團在上海演出那場豪華歌舞的原本效果。

戲突然暫停,那確是可大可小事情,此時候,女監製從後台走出來,在台上跟導演爭吵、辯論。她要遵守合約精神,戲好好歹歹一定要演下去,否則便違反與澳門藝術節簽訂的合約,後果不堪設想。然而導演則本著藝術良心,堅持說,在製作條件不足情況下,為了保障觀眾權益,也維護自己藝術尊嚴,寧願取消演出。他願意承擔一切責任後果。

我看到的是該團在澳門演出《資本•論》的第二晚,至於前一晚澳門首場演出,舞台是否發生同樣情況,我不清楚。如果第二晚演出才臨時出現這個「罷演」情況,那說明該上海劇團並非要娛樂觀眾,而是要觀眾與台上演員互動,並刺激觀眾思考。我相信不少劇團也曾經這樣中斷演出,令觀眾意料不到,並給予他們很大衝擊。我約略理解德國劇作家Peter Handke (彼得.漢德克) 於1965年發表的作品《Offending the Audience》 (觸怒觀眾) ,便採取謾罵觀眾那種手法,來顛覆主流戲劇。

此外,中國舞台卻有過類似一幕,那便是賴聲川編導的《暗戀.桃花園》開頭不久一場。兩個劇團因為訂場時間擺了烏龍,同時來到一個舞台上,大家爭奪空間演出。於是在舞台上,一個團演出《暗戀》,而另一團則演出《桃花園》,大家要停停演演來互相遷就。

《資本•論》無疑吸收前輩戲劇家養份,也要在劇場上攪一次巔覆,先要滿堂觀眾看著台上演員罷演而錯愕,繼而逼令觀眾思考該戲主題:金錢與藝術衝突,那麼要如何處理呢?要觀眾思考大課題,絕對有正面實質意義。

後來鑑於當晚場內已坐滿大半觀眾,而戲亦已經開始了,女監製懂得鼓動群眾向導演施壓,戲終於繼續演下去。我們香港觀眾不致於到澳門白走一回。

說回這回演出的《資本.論》,採用的表演元素相當多元,例如包含「形體劇場」 (演員用身體語言來演戲) 、「說話劇場」 (演員對觀眾說話) 、「辯證劇場」 (討論一件事,鋪陳正反雙方意見) 等等。《資本.論》於多年前在香港,也曾演出過一次,那次由進念‧二十面體劇團主辦,而事實上,上海話劇中心所演出的《資本•論》,亦多少有些進念‧二十面體影子。

今次澳門藝術節推出《資本.論》,節目冊子有說2018年乃馬克思誕生二百周年。那會給觀眾美麗的錯誤聯想,我便以為該劇多少會摘錄馬克思的一些金句,或者會演繹《資本.論》裡一些重要理論,怎知完全沒有。現在這齣《資本.論》,只不過是呈現今天大都會金錢圈裡裡面一些畸形現象和眾生怪象,對在商業圈打滾的人來說,那已經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

[ #stage ]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