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桿是科學還是藝術?感性的高球手說是藝術,理性的說是科學!其實這樣問是不對的,推桿是可以揉合科學和藝術。像很多其他運動一樣,本身是一系列的物理運動,但展露出來的是一幀幀充滿美感的影象。

科學是注重真相和準繩,藝術注重涵義和反應。

說推桿是純物理現象——只是當球開始滾動之後。但球是誰的力量啟動起來?是人。人不是機器,人偶會犯錯。人亦嚮往完美。藝術家窮一生之力追求完美。高爾夫球員也是無時無刻的追求一條完美的球線,把球推到洞裡。結合了物理和藝術。在電視上看到職業球手的長距離一桿進洞,匪夷所思,觀眾雀躍歡騰——一個小白球從老遠處衝過來,緩緩地奔向球洞,轉了一個小左彎,不偏不倚地「沉」下洞裡去,球像一直受著球手的差使,多美妙的時刻!

有時我問自己:我們能否發明一副推球機器,準確地計算出球的方向,草的阻力和地心吸力互相效應,用機器瞄準角度,推算出準確的球速,來完成一桿推進洞的效果?

答案是——能,越洲飛彈高命中率的武器可以發明到,為什麼短短射程幾十呎的推球機器造不出來——可惜不划算!再者,這機器發明了我想唯一的用途只是作教學示範而已。推桿,還是要靠我們的腦袋!

當你站在果嶺上對著小白球,準備起桿,你的物理要下課了!要看的線位、草GRAIN、坡斜,早巳看清楚罷。以後你應心裡有數。接下來便靠你的感覺,集中精神,

一推過去!科學的認知,已把中門大開,你進不進入,全憑感覺!

推球的感覺,可以說是來無蹤、去無跡。第一次把球從老遠推進洞,事前一些預兆也沒有。在球「沉」下去的一剎,是一陣「假」的感覺。呆一呆,歡喜得又跳又叫,像中了六合彩!全不像職業球手的反應,他們最大的動作才不是禮貌地揮一揮脫下來的帽子,答謝一下在旁的觀眾掌聲而已。近來老虎仔活士是例外,他的例牌動作,是握拳屈肘前伸。

一時間,近距離推球老是不入。像戰敗的公雞,沮喪地離開果嶺,心中唸唸有辭:我的感覺呢?我的感覺跳到那裡去?我求求你快點回來,快點回來啊!

有些人球袋裝有兩枝推桿,他們相信,一見勢色不對便換推桿,尋求新感覺。一些人把皮帶扣緊或鬆一格,讓腰部轉換一下壓力。不論你的小動作是什麼,目的只有一個,把感覺獵回來!

推球有時很易,有時很難,業餘球員能做到平均每洞2.0桿已算不錯,職業的一定要保持1.8至1.9之間不可!就以我請教過教練,他說你們要做到2.0真的不難,低過2.0便要靠好的approach。一切從練習開始。

他把球放在離洞半枝桿左右的位置,問我:你猜你可以把球推進的機會是多少?我說:百分之一百。

那同一位置連續進洞十次可以嗎?當然可以,我說。

我們馬上試試。他蹲下來,替我放球,我一個一個的推進去,他一個接一個放下去。直至第六球,我的心理開始起變化,一股無形的壓力不知從那裡竄出來。第七球,第八球還可以,第九球便失了。

「你的紀錄是8,我的紀錄是208。記着,失了一桿要從1再開始數。你達到100才准吃午飯!」他笑著走開了。

容易做的事情,有了壓力就變得艱巨。

「喂,教練!」我追上前問:「你的208用了多長時間?」

「6小時27分!」他不假思索答。「每次不能休息超過一分鐘。」

我的紀錄昨天是127,今天是138。看,小小的白球,獨個兒練習也找到歡樂,還有成功感。和打電子遊戲機破紀錄有何分別。

推球有很惱人時候,遇到明明球應進洞卻不知何故「彈」了出來。真是氣人,連職業球手也是一樣。雖說是倒霉,但不進就是不進,物理上動力學當然可以解釋一切,但歸根究底,拿著推桿的是你,是你一個人一手造成的。你能怨誰?我承認,錯失了一記短距離推桿是很惱人的,更有可能影嚮以後發球的心情。此時此刻,控制自己的情緒才是最關鍵。打了三年球,才學曉一笑了之。

球在洞邊繞一圈出來是常見的,對我來說,差不多每場也會發生。只能怪自己推桿技巧未精。有時更氣人的是,一個長距離推球,在洞口邊停下來,只是多滾十六分之一轉便進洞,但球停了就是停了,名副其實的「力有不逮」。有些人會很不甘心地呆望著球不肯走,希望奇蹟出現。有些更在洞邊附近猛跳,想把球「震」進洞。其實球例上已說明,以上的舉動會招來罰桿。球例容許球員在沒有不合理的拖延下以足夠時間走到洞口再多等十秒,才決定球是否處於靜止狀態。

推球進洞,要懂看線、看BREAK。辛辛苦苦的打了個 Regulatory On,最低限度也打個Par吧?搏到個小鳥更好啦!這便全靠推球了。看到線,全講經驗。夠經驗的球手,他們從老遠便對著果嶺虎視眈眈。上果嶺後更是一絲不苟的從洞四方八面觀來觀去,每步每步的走著來計算距離,直至心中構思到一條認為滿意的球線才開始準備推球。當中可能是別人先推,他們亦會「牛咁眼」昅著吸取經驗。對草紋的認識比別人多,對草質的光澤有所了解,推出來的球當然進洞的機會較大。尼克費度說過:他可以用腳來「看」球線的。他從球洞邊旁,踏著與心目中的平衡球線往球的位置走,一邊看一邊用腳來感覺果嶺的高低起伏,多麼用心啊!

把推球看作科學也好,藝術也好,始終,球兒沉入洞後那鏗鏘之聲,是世上最甜美悅耳的音符啊!


#####

[ #文化 ]

>>>  劉兆生 - 全職編劇,自由寫作人。早年留學美國,數學碩士,回港後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至任矽谷startup亞太區總裁。工餘寫作逾三十年。文章渉獵當代通識學問、人生哲理、世情百態、生活趣味與科技大趨勢。寫作體裁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品、劇本及專欄。題材涵蓋男歡女愛、科普、書評、旅遊及高爾夫球等。現以終生學習、寫作、閱讀、旅遊、及打高爾夫球為樂。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劉兆生 Terms

Author @劉兆生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