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高爾夫球是會上癮的。但上癮速度和程度深淺,因人而異。有一類人,玩什麼都很快上癮,例如玩車、玩攝影、玩音響、玩電腦,但玩厭了便「移情別戀」。這類人一輩子都是「大玩家」。另一類人堅持不會對任何事情上癮,包括女人和吸煙。這兩類人是極端的,但即使如此,他們一碰上高爾夫球,便不其然被深深的攝進去。他們不知道,每人的血液裡,都滲著一些高球荷爾蒙——這種激素,令他們無法自控,一步一步的墮入高球世界去,「永不超生」!

當你約好朋友打球,前一晚便睡不著。臨上床前,便好像小學生開學前一天執書包一樣,把球桿逐枝抹得乾乾淨淨,把球袋每一格也放好要用的東西,連應帶多少個球,多少對手套,多少條毛巾,多少枝TEE也數得一清二楚。還恐怕下雨,襪和內褲也多帶雙。把煮好了的薏米水隔夜放進冰箱,好讓明天帶上球場上解渴。一切一切就緒,才安心上床,奈何怎也睡不著,瞪著眼等天亮。這是一種生理現象,唯一的解釋是:你體內的高爾夫球荷爾蒙作祟!不信?你明早約好的球友,每人都掛著黑眼圈赴約!

一個長期流連酒吧的人,星期五晚上從沒試過午夜前回家。這天,他告訴朋友,他要早睡,為的是明天大清早要打高爾夫球,任朋友怎樣威迫利誘,死拖生拽,他也不留下,更捱了一頓臭罵才可歸家。證明了高爾夫球激素戰勝了酒精的誘惑!

一位私家醫生,自從愛上了高爾夫球後,從一週六天半作業,減至六天。為了破一百桿,減至五天。現在他的差點是十一,每星期只留三天看病人。他對我說:當醫生實在是一件很悶的工作,若不是他的病人老是纏著他,他是有能力把差點降至五至六之間的,因為他的高爾夫球荷爾蒙,比常人多出十倍!

在球場上認識一位非常熱衷打球的太太,她突然失了蹤影。她的朋友說她去了美國唸大學。我說她不是從美國拿了碩士學位回來的嗎?三十多歲還有毅力回去修讀博士?其志可嘉。朋友說不,她立志當職業球手,去了南加州專修高爾夫球。

一位電視女明星,她的男友是高爾夫球教練。學打高爾夫球,不費分毫。初學打時,只是抱著玩玩而已的心態。很快,她料不到便要面對生命中最勇敢的抉擇。女人愛美是天性。高爾夫球,撇開球技不談,先決條件是要求美女們放棄在炎夏的週末在冷氣間午睡、搓麻雀、看影碟,而去接受烈日當空、汗流如雨曝晒四、五小時和步行六、七公里的酷刑。女人的容貌和皮膚是她們很重要的資產,誰願變成黑白無常以後不能再穿露肩裝?誰願面皮一片片的脫落?花比果嶺費更多的錢來做facial漂白,也是無補於事。誰願聽到摯友無心的一句:撞鬼你呀!晒到連我都認不出妳來?所以,當我們在球場上看到一批身體包裹得比日本忍者更隱的蒙面女俠時,我們要致以萬二分的欽敬,尊重及認同她們作出了這麼巨大的犧牲。

偶爾,她們會埋怨:「犧牲這樣大,球技再沒有進步我真的要放棄了!」結果,她們不是如常的在球場出沒嗎?球技亦沒進步多少!這是高爾夫球荷爾蒙效應,和球技無關!

一間跨國公司業務不濟,正考慮裁員,但不知找那些人先開刀。有人提議先開除那些終日沉迷打高爾夫球的營業員,埋怨他們做不夠生意就是因為花太多時間打球。總裁想了條絕橋,就是故意安排一個業務會議,在一著名的高爾夫球渡假村內舉行。看看誰攜帶高爾夫球桿來開會的便炒誰。但這甄別卻行不通,每位營業員也帶來自己的球具。全公司都溢著高爾夫球荷爾蒙。可惜,這間公司不是高爾夫球製造商啊!

朋友,你體內的高球激素分泌是否正常?


#####

[ #文化 ]

>>>  劉兆生 - 全職編劇,自由寫作人。早年留學美國,數學碩士,回港後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至任矽谷startup亞太區總裁。工餘寫作逾三十年。文章渉獵當代通識學問、人生哲理、世情百態、生活趣味與科技大趨勢。寫作體裁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品、劇本及專欄。題材涵蓋男歡女愛、科普、書評、旅遊及高爾夫球等。現以終生學習、寫作、閱讀、旅遊、及打高爾夫球為樂。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劉兆生 Terms

Author @劉兆生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