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我還不敢肯定,迷上了高爾夫球,對我這生影嚮是好還是壞!我的空閒時間,除了做有關高爾夫球的事外,什麼也提不起勁。

這是玩物喪志,但另一方面,人活到這年紀,很多該做而能力可做的事已做過了,自問沒能力做的事那做來幹麼?也許可以這樣說,高爾夫球,正好給我一個新挑戰,生命中另一個新的追求目標,從燦爛漸歸平淡、從外表奢華轉向內心充實的一個新生命意識形態,一種新的活力表現,直到永遠。

有一天,我和太太在中山溫泉龐馬場打完第四洞,就在小賣店喝喝飲料,那天很少人打球,沒有壓迫感,可以盡情享受大自然的寧謐,我們坐下來五分鐘,才見後頭有幾個人影慢慢走近,我心想:既然偷得浮生半日閒,就讓他們過頭罷。便叫球僮轉告他們一聲。怎料球僮說:「不用了,還是你們繼續打罷,他們會打得很慢、很慢的。」我奇怪地反問:「你怎知道?」

「那對公公婆婆,每週也是這時分來打球,他們已八十多歲了!男的八十七,女的八十三,加上來剛好一百七十歲!」

「真的?」我詫異地轉頭望向球道。遠距離真的看不出他們是這麼老。

柔柔的揮姿,把球切得恰到好處。但走路時卻真的顯得是舉步艱難。公公用了枴杖,婆婆不用,她用的是碎步,一步一步的走向果嶺。

他們看到我們,微微地揮手,示意我們先行。我一邊走上發球台一邊問球僮:「他們通常打不完十八洞?」

「打九個洞而已!」

打九洞對年輕小伙子根本不是一回事。八十多歲還可以一口氣走三哩多的路已不是件易事,還要揮桿。我佩服他們的活力。或許,這正是高爾夫球無比的魔力!八十多歲還可以嗅到果嶺的氣息,實在太令人羨慕了。

我望著太太:「我們八十多歲時,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地一起打球,可是一種福氣啊!」

「你不要先死!」她說:「你答應這輩子陪我打球的啊!」

我突然感觸起來。生老病死,原是人生旅途。我不要死,原來為的是死後打不到高爾夫球!


#####

[ #文化 ]

>>>  劉兆生 - 全職編劇,自由寫作人。早年留學美國,數學碩士,回港後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至任矽谷startup亞太區總裁。工餘寫作逾三十年。文章渉獵當代通識學問、人生哲理、世情百態、生活趣味與科技大趨勢。寫作體裁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品、劇本及專欄。題材涵蓋男歡女愛、科普、書評、旅遊及高爾夫球等。現以終生學習、寫作、閱讀、旅遊、及打高爾夫球為樂。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劉兆生 Terms

Author @劉兆生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