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盾從敦煌莫高窟藝術得啟發創作出《慈悲誦》。敦煌莫高窟藝術精美豐茂,藏著古代社會豐富歷史記錄,歷來人們因敦煌藝術啟發,引發出無數文化藝術創作,單就音樂上就已有大量精彩作品。本文謹列出當代一些關於敦煌的較重要音樂作品,並試闡述譚盾《慈悲誦》在眾多同類作品中的一些特點,希望讓大家到時欣賞《慈悲誦》時能有多一點的了解。當代一些相關敦煌音樂作品如下,大致按推出年份排列:

喜多郎《絲綢之路》《敦煌》《絲路組曲》

這應是大眾最為熟悉的敦煌音樂作品。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日本NHK電視台拍紀錄片《絲綢之路》,由喜多郎配樂,《絲綢之路》一、二集與《敦煌》成了家傳戶曉作品,喜多郎因而在國際聲名大噪,同時提高了全球大眾對絲路、敦煌的認識。《絲路組曲》乃後來喜多郎將絲綢之路精華作品重新編排,換上西方交響樂曲編排,請來英國倫敦交響樂團演奏,來個中西結合。喜多郎的音樂多被視為流行音樂,嚴格來說是現代電子音樂,在現代唱片界的歸類為「世界音樂」或「新世紀音樂」。他以電子合成樂器為主要樂器,加入了多國傳統樂器如鈴、簫、笛、琵琶與印度Sitar等等,具映象感,將東西、古今、科技與傳統結合,大受歡迎。與西方交響樂曲編制結合的嘗試《絲路組曲》,也很成功。

席臻贯《敦煌古樂——敦煌樂譜新譯》

席臻貫1982年在巴黎國家圖書館看了珍貴的敦煌曲譜卷子,該譜現代人難以識解,被稱為「天書」。席臻貫按前學者如葉棟等的研究作深入鑽研,十年後於1992年完成對古譜新解釋,破譯出敦煌曲譜,出版了三盒演奏錄音帶連學術著作《敦煌古樂——敦煌樂譜新譯》,得很大廻響和重視,獲國家頒多個文化獎。後甘肅敦煌藝術劇院按席臻貫的編排演繹,將《敦煌樂舞》搬上舞台,年來於香港、澳門、韓國、日本等地演出,2001年在日本演出達70多場搬上舞台,年來於香港、澳門、韓國、日本等地演出,2001年在日本演出達70多場。就席臻貫《敦煌古樂》的相關研究與討論頗有一些,有興趣的可自行探索發掘。譚盾創作《慈悲誦》前對敦煌曲譜也做了研究,從作曲家角度對曲譜作了自家演繹,有志者可於此間作一探索對照。席臻貫《敦煌樂譜》的全部25曲子錄音。

席臻貫《敦煌樂譜》
黃安倫《敦煌梦》

現代中國著名作曲家黃安倫,創作產量甚豐,現定居加拿大。他的三幕芭蕾舞劇《敦煌夢》被選為"二十世紀華人音樂經曲"之一,於1994年由台灣省交響樂團和莫斯科國家芭蕾舞團首演,是西方編制大型音樂作品,芭蕾舞劇曲式,同時保持濃厚東方韻味。Spotify 用戶鍵入"Chinese Broadcast Orchestra"或"Dunhuang Dreams"搜索可聽到。

丁菲飛《敦煌》

這首流行曲作品較少人留意到,中國創作歌手丁菲飛以邊拉電二胡邊演唱為特色,她2003年專輯《樂源》收錄了此曲《敦煌》,作曲/丁菲飛;作詞/方文山,是帶中國特色的新世類/世界音樂,質素高的佳作。 [Xuite]

女子十二樂坊《敦煌》

女子十二樂坊以流行音樂形式來演奏中國音樂及東方傳統音樂,創新兼容易接受,在中國及日本大受歡迎。《敦煌》是女子十二楽坊第三張專輯,2005年推出並登上日本唱片榜。除主題曲《敦煌》外,專輯尚有《莫高窟》、《陽關古道》、《盛唐樂坊》等與敦煌相關曲子,在《敦煌》MV中楽坊成員更連番以飛天形像出現。女子十二楽坊以流行音樂形式演繹敦煌,不失韻味,接近群眾,是成功的敦煌音樂現代演繹。 [YouTube]

Yo-Yo Ma & The Silk Road Ensemble (馬友友與絲路合奏團)

國際著名華人大提琴家馬友友與來自世界多地音樂家於2000年成立了「絲路合奏團」,目標要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打破音樂彊界,他們出碟、到處演奏,也曾到過香港演出,唱片曾獲格林美獎「最佳跨界古典唱片」提名。馬友友與絲路合奏團已出了多張專輯,他們的音樂不是全部直接跟敦煌有關,但都間接呼應,是當今世上一個主要跨文化跨國界音樂項目,很值得聽。 [YouTube]

加州大學學者 "East and West of Dunhuang: Music Carried on the Wind"

2016年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於美國主辦《敦煌莫高窟--中國絲綢之路上的佛教藝術》節其中一項目,由加州大學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音樂學者及專業演奏家演奏敦煌相關音樂,在Getty Center音樂廳演出。十二名演奏者分小組以多國樂器演奏,重現敦煌樂風,是較從音樂學研究角度出發的一次演奏,顯示敦煌文化在學術界與大眾娛樂界同樣獲重視。 [YouTube]

陳怡《敦煌幻想曲》

陳怡,著名中國作曲家,現旅居美國,2008年曾接受英國BBC廣播台委託創作管弦樂曲《奧林匹克之火》。管風琴與管樂團協奏曲《敦煌幻想曲》是陳怡1999-2000年間受委託創作的作品,全西樂編制,由管風琴和木管合奏團聯演,是另一番的敦煌絲路風味。Spotify 用戶鍵入Chen Yi Dunhuang Fantasy搜索可聽到。

Christopher Coleman "Caves of Dunhuang (Triptych III)"

香港浸會大學音樂系副教授Christopher Coleman 2015年音樂作品"Caves of Dunhuang (Triptych III)",用二胡、笛子、單簧管/低音單簧管、楊琴、古鍵琴、寺廟鈴鐺等樂器,創作出甚具現代音樂味道之作,很多「撞音」、「刺耳聲」,敦煌變得詭異恐怖,很不一樣的口味。[https://www.christophercoleman-composer.com/caves-of-dunhuang]

姜瑩《絲綢之路》、《敦煌新語》(七重奏)、《玄奘西行》

中國當代青年作曲家姜瑩,2010年才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現任中央民族樂團駐團作曲家,其作品曾多次在國內外比賽中獲獎。

姜瑩 民族管弦樂《絲綢之路》

她的民族管弦樂《絲綢之路》(2010年) 在兩岸獲廣泛演奏,相當受歡迎,如 [Bilibili] 、[YouTube]、[YouTube] 等。

在《絲綢之路》之前姜瑩創作了室內樂作品《敦煌新語》,乃國樂七重奏作品,很具張力與氣象。 [YouTube]

2017年,姜瑩創作了《玄奘西行》,並擔任作曲、編劇、總導演,開創「民族器樂劇」這新劇種形式。《玄奘西行》剛於今年九月尾在香港公演過,音樂、製作、視覺效果水平甚高,在第六章中央民族樂園成員登上舞台化身成「敦煌復原樂器與樂隊」,演奏敦煌古曲,服裝、樂器、音樂皆依盛唐仿制 ,甚有欣賞價值。 [Bilibili] [Bilibili]

天籟敦煌樂團

這是香港本土中樂團,全團十三人,樂手成員平均年齡二十餘歲,基本由香港演藝學院學生組成,用傳統中國樂器演奏以敦煌為主題的音樂,更有創作。天籟敦煌樂團參與了今年中在饒宗頤文化館舉行的「天籟敦煌‧淨土梵音」節目,於五月至八月演出了幾場,重組唐代敦煌音樂和樂團面貌,古曲新詮,溫暖人間第495期曾做專題介紹。很高興見到香港有年青的敦煌音樂樂團,希望很快可再看到他們的演出。[Huanqiu]

Johannes Möller 《絲路之旅 相會敦煌》古典結他音樂會

西洋古典結他演繹敦煌音樂又會怎樣?瑞典古典結他手Johannes Möller 今年八月剛在絲路敦煌酒店舉行了《絲路之旅 相會敦煌》古典結他音樂會,是新穎的跨界嘗試。

Johannes Möller 《絲路之旅 相會敦煌》

Johannes Möller是中國文化愛好者,他曾多次灌錄古典結他演奏的中國音樂曲目如《茉莉花》、《瀏陽河》等。[YouTube]

《慈悲誦》特點

從以上例子可見當代關於敦煌音樂作品數量並不少,其中有中樂的、西樂的、中西混合的;有仿古的、現代的、科技的,有古今併湊的…真是古今中外元素齊集。不過在關於敦煌音樂作品上仍有很多空間待發掘與創作,譚盾《慈悲誦》在這時候出現,正具備了一些以前作品較少有的特點:

大型、跨國性

《慈悲誦》絕對是大型製作,演出陣容具國際性。今次在香港演出的《慈悲誦》將有香港管弦樂團暨合唱團演出,加上來自德國的呂貝克國際合唱學院合唱團;男中音沈洋、歌手譚維維來自中國,女高音Maria Chiara Chizzoni來自意大利,女中音朱慧玲具中國、德國音樂背景;王亢是澳洲華裔男高音,巴圖巴根乃蒙古族,是少數民族樂隊杭蓋樂隊歌。《慈悲誦》今年五月在德國德累斯頓(Dresden)首演時,演出樂團是慕尼黑愛樂管絃樂團 (The Munchner Philharmoniker),同樣配上德國呂貝克國際合唱學院合唱團,陣容甚強。今天國際大型文化節目有不少是跨國製作,不過與敦煌相關音樂作品而言卻反而較少大型跨國製作,《慈悲誦》無疑在這方面踏出了重要一步。

《慈悲誦》是為管絃樂團、大型合唱團及七位獨唱者而寫的大型史詩音樂作品,分六幕,是六幕劇歌劇 (Opera in Six Acts)。演出的樂團、合唱團、獨唱者共二百多人,陣容龐大。譚盾籌備、搜集資料、創作此劇共用了五年時間方完成。

內容含歌唱/詠唱

敦煌相關的音樂作品中,絕大部分是純音樂作品,除個別流行曲作品外幾乎全部沒有歌唱部分、沒有歌詞。《慈悲誦》是歌劇,獨唱者及合唱團的歌唱/詠唱是重要成分,劇中有大量歌詞,以中文及梵文唱出,這在敦煌相關正統音樂作品中屬罕有。這不是說純音樂或歌唱作品誰優誰劣,而是有歌唱的確是少數。而對平時較少接觸正統音樂的樂迷來說,可能會覺得純音樂難理解了點,有歌詞則較容易跟隨,這也是《慈悲誦》一個優勢。

具佛教元素

雖然敦煌莫高窟的建築、壁畫、雕塑跟佛教典故有莫大關係,但與敦煌相關音樂作品卻多數沒有明顯佛教元素,就算有也只是帶輕微色彩。相比之下譚盾的《慈悲誦》就有明確佛教元素,劇名《慈悲誦》(英文名為"Buddha Passion") 清楚點出題旨,劇中人物/角色佛陀、五祖弘忍、九色鹿、觀音、六祖惠能等皆佛教歷史經典人物。《慈悲頌》六幕分別為──〈菩提樹〉、〈九色鹿〉、〈千手千眼〉、〈禪園〉、〈心經〉和〈涅槃〉,圍繞佛教事蹟或故事開展,佛教元素濃厚,乃《慈悲頌》跟其他敦煌音樂作品一個不同點。對佛教徒來說,這當然特別有欣賞價值。

反彈琵琶

反彈琵琶是敦煌壁畫中一個重要藝術形像,學者們指它是一種多元文化復合體的藝術形像,在敦煌壁畫裡反彈琵琶浪漫飄逸,在現實世界無從見到。在舞蹈或舞劇表演中,尚可看到有反彈琵琶表演演繹,在音樂作品中反彈琵琶的出現則少之又少。這有一重要分別:舞蹈表演中反彈琵琶是純舞蹈的,舞蹈員不須真正彈奏琵琶;在音樂演奏作品中要求則不同。剛於今年九月尾在香港公演的《玄奘西行》中「敦煌復原樂器與樂隊」表演環節,也沒有反彈琵琶在內。在《慈悲頌》,將有反彈琵琶彈奏。要找這樣的表演者可不容易,因為她既要懂跳舞又要懂彈琵琶。譚盾找到了今次在香港負責此反彈琵琶樂舞的陳奕寧,她出身北京舞蹈學院,又會彈琵琶,是難得的合適人選。

人雖找到,但要找反彈琵琶可說沒可能,因為它不是個道具,而是要真能彈奏的,所以要特別去製造。要造也不容易,因琵琶不可太重,如太重,難抓持,想反彈也彈不了,譚盾說如超過一斤,演奏員就拿不住了。還有形狀問題,敦煌壁畫裡的琵琶是葫蘆狀的,但很難找到那麼大的葫蘆,譚盾到過多處地方找大葫蘆,結果終於找到有人種到巨大的葫蘆,他把葫蘆交給樂器廠師傅,搞了很久才做出了可以反彈的琵琶。有了琵琶,還要有配合到敦煌樂風的弦線,譚盾專程到日本找到符合要求的線,因國內的弦較易斷。譚盾在京都、奈良之間一小村莊,他找到一戶祖傳八代只做唐代弦線的人家。譚盾想要白色或無色的弦線,他們說不行,說唐弦一定要用黃絲做,因為唐人認為弦是佛陀的聲音、是禪的聲音,他們堅決只造黃色絲弦。譚盾聽後非常欣賞他們這態度與觀念,便決定採用黃色弦。

所以,反彈琵琶是《慈悲頌》一個重要看點。除反彈琵琶外,劇中還有奚琴的出現,奚琴乃二胡的前身,這是譚盾恢復/還原敦煌樂器的另一件,也很值得留意。由敦煌引發、啓發出來的音樂作品,豐富瑰麗,《慈悲頌》具有它獨有的特性和創意,承先啟後,份量高超,佛教徒更值得去欣賞。



#####

經作者修訂於2018/11/21重刊,原載2018/10/18《溫暖人間》第500期

[ #音樂 ]

>>>  馮禮慈,樂評人、專欄作家、大學兼任講師。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馮禮慈 Terms

Author @馮禮慈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