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19年夏天特別燠熱,幾個孤獨閉塞政府領導,不顧200萬怒火民情,給社會添煩添亂,令到大眾呼吸不順,中氣頂住。

升斗小市民無法決定高層下台與否,大伙人受難,惟有行上街頭來反對邪惡勢力。

幽默在任何時候都具戰鬥力量,特別在處於弱勢時候,我不跟自己過不去,自求多褔之外,也自行應付。處身於惡劣社會生態環境,緊急一套方法要大家自我完善,其至高指導思想總綱領,只是攞翻「樽鹽」,保持自我,盡量堅持普世價值。此時此刻,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內心平和,而至緊要笑。

當然,政治乃集體行動,要跟大隊才能產生力量。幸好此回香港2019年夏天逆權運動,沒有大台,不少策略頗合我心意,其Be Water指導思想哲學,尤其令我欣賞。

大體上,群眾在此次抗爭行動,很多時採取游擊戰略,並且常保持幽默心態,令到這次逆權行動,不過份悲情。

在抗爭戰鬥初段,大學女教授、女學生、性工作者站在一線,自認Freedom cunt,要求性高潮,卻反對性騷擾,便為劇烈武力衝突漆上鮮豔色彩,令這場對抗鬥爭不那麼鐵板一塊,未致於僵硬冰冷。

「和理非非」教徒唱聖詩來抗爭,又揭開中華子女戰鬥新一頁。野蠻獨裁者連歌頌造物主的神曲也不容,將之「下架」,那麼幽默抗爭者改以詠佛腔調來唱hallelujah to the lord。香港文化在2019年出現神來之筆,絕妙一揮,於是夏季也開花。

執筆寫本文時,幽默攪笑之舉更多出現。Memo小紙張竟可變成為革命戰鬥新工具,足堪寫進世界抗爭歷史新一頁裡,我認為這才真正是香港之光。年青抗爭者到處造出memo連儂牆,擴散至大埔、油塘等公共屋村區域,又衍生出連儂隧道,而更有趣是亞洲最優秀警隊(2019年香港警隊預算207億港元,比例屬世界前列)竟與之配合,一隊人全副裝備於午夜出動,去撕下一張「隻揪警」圖象招貼(搜集證據,作為他日呈堂證供),實在貽笑天下。

香港網軍當然不放過這一幕,馬上泡製出「敵視您」兩部暑期鉅獻:《Tearing memo》向 《Finding Nemo》致意,而《撕紙王》則向《Lion King》敬禮。

西環都督府一直搜查不出香港網軍受CIA訓練和資助實證,常誤判他們戰鬥力有限,其實他們自小每天飲美國與日本奶水長大,成長過程中不忘攞翻「樽鹽」來健身與防身,日子有功,他們就算手無寸鐵,卻勉強可上戰場。他們打遊戲機,習慣面對惡黑勢力,從來不害怕,以柔制剛,卻往往可擊退施暴者。

香港絕大多數市民雖未經歷過8年、10年、14年抗戰洗練,但現在都知道此回抗爭會長久,撐不撐到底,沒人要求,毋需誓神劈願。

重複一句,兄弟爬山,各有各做,大家放輕鬆,當各種惡人來勢洶洶湧至、霸凌我們時,發出周星馳幽默子彈,以冷嘲耻笑來還擊,平安至上。(完)


#####

[ #文化 #藝術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In conjunction, Author introduces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which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