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安樂電影公司在2012年6月起,在NOW TV經營非主流電影頻道(132)Movie Movie,廣告標語是See the World,以乘飛機到外地去風流快活,作為廣告設計的主題,一反過去宣傳小眾藝術電影的寒酸、蛋頭氣。Movie Movie(132)電影頻道,最近在播瑞典大師英瑪‧褒曼回顧展。在過去我都在各種不太理想場合觀看褒曼電影,艱苦捱看了多部。我看電影的克難歲月俱往矣。今天我坐在家中沙發,反而不想舒服去看褒曼電影。

Image Credit: Unsplash

我認同看電影等同乘飛機到陌生地域去。最近深夜,我看了印尼片《三愛很難》(Ayat Ayat Cinta),故事卻講伊朗,一位印尼大學生,與多位女朋友交往,一位是德國女學生,大概是土耳其裔,在伊朗大學裡,研究伊朗女權問題;一位伊朗富家女,另一位是伊朗普通家庭少女。

我看過近十部伊朗大師阿巴斯作品,從未看過伊朗少女角色。所以看《三愛很難》,叫我大開眼界,讓我知道伊朗小姐怎樣想、怎樣生活、怎樣交男朋友、怎樣結婚。片中那個印尼大學生,最後娶了兩個老婆,先後與伊朗富家女和普通家庭少女結婚。我才知道伊斯蘭教婚姻觀,其實跟中國人舊時代(可能只是六十年前)的差不多,一個男人娶多位老婆,原因會是出於憐憫、好心照顧、報答感恩、對長輩承諾、拉攏關係、政治交易,甚至為了幫助精神病患康復,卻並非出於相愛,而那些匪夷所思的理由在人情上都得到大眾接受。

《三愛很難》言之有物,講到伊朗人婚姻生活問題核心,男人娶了兩個老婆之後,又怎麼樣?這便是戲肉,我守在電視前到天亮,看到電影結局,才知道伊朗人也緊張要解決一個男人與兩個女人同住一屋的各種問題。我實現了看電影See the world這個行動。我清楚知道,我真到飛到伊朗旅遊一星期,我也不會看到伊朗人如何結婚、伊朗人婚姻情況,更不會知道一個男人在一屋內怎樣與兩個老婆共同生活。

此外,我又在相同的電影頻道看了南非電影《Tsotsi》(真心無戾),拍的是約翰尼斯堡貧民區。那裡是外國遊客進入不到的地方,我看該電影,才能知道裡面怎麼模樣,跟以前九龍城寨、臨時安置區有甚麼分別。遊客亦不能看到貧民區的人求生之道,怎樣結黨去打家劫舍,而警察又怎樣執行工作,這些生活實況,我們也只能從電影中去理解一些。

南非電影《Tsotsi》在百老電影中心上映過,當然很少人能看到。Movie Movie(132)電影頻道因此便有必要,讓我對南非約翰尼斯堡的貧民區多了認識,讓我看到同時代地球另一個角落裡的人如何喜怒哀樂,他們的愛情、人情、溫情、同情又是怎麼樣。

Movie Movie(132)頻道前些時候慶祝播放一週年,在百老電影中心特別安排放映森田芳光的作品《其後》。我重看了,驚覺該片1985年出品,初看竟然是28年前,感慨萬千。這樣優美的日本電影再不會有,而片中所講的那種感情與愛情也一去不復。感謝安樂讓我重溫這部傑作,提醒我梅林茂乃電影配樂高手。(網上欣賞請登入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xMzQ1NTEy.html)。

安樂經營百老電影中心和中環IFC Palace,亦值得一講。前者放映冷門片數目之多,在世界上少有電影院可以與之相比。安樂是世界影展常客,各地甚麼電影都送給安樂上映,而該公司工作團隊知識豐富,讓每部電影都得到適當處理。

至於IFC Palace,該家電影院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讓一些整天生活在IFC裡面的人,保持與世界或者說人間維持一點關係。月收入百萬的人怎知道民生實際情況,他們在IFC看電影,可讓他們與普通人距離縮短。安樂便服務這群人。

安樂電影還製作電影,而他們支持的電影也有趣和特別,李安一直得到安樂支持,而張藝謀過去也受過支持。安樂最大特色是支持一些你估不到的人,例如薛曉璐(《海洋天堂》、《北京遇上西雅圖》)、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天台》)、泰廸羅賓、任達華、陳嘉上(《迷離夜》)、李志毅、陳果、劉國昌(《奇幻夜》)等等。

香港政府時常想打造香港品牌,我推薦安樂電影公司成為一個。它默默為香港電影文化耕耘,令到香港成為看電影的不錯地方。Movie Movie(132)電影頻道已經安排播放40個國家的電影,有些國家未能列在我的旅遊計劃名單上,例如Kazakhstan、Slovakia,大概在未來五年,我也只能從他們的電影,來管窺他們如何生活在這個地球上。(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3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