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在倫敦,於朋友家懇談至深夜,他們夫婦召車送我回文華東方酒店。車停下來,司機說:到了。我下車,抬頭看,嚇了一跳,「酒店怎麼會突然搬走?」,心裡對自己說。面前建築物烏燈黑火,大門也關上。背後那部車離開了,逼著我要看清楚眼前一切,才確實知道已回到暫住之地。我怎會想象在晚上十二時許,國際著名酒店會關門、熄燈?那時候,我確實領悟,當今世界,不夜天城市其實不如想象的多。

Image Credit: Unsplash

安倍夜郎的漫畫《深夜食堂》,2006年起連載,原來是刊在成人漫畫雜誌《Big Comic Original》上。為甚麼會登在男人雜誌上呢?我看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的文章,才知道日本有「男廚」這個概念,意指針對男性的飲食,而深夜食堂便屬此類。漫畫《深夜食堂》不能登大雅之堂,顯示東京殘酷現實。在東京,深夜食堂顧客都多屬大城市裡工作到很晚的夜歸人,他們到十二時後,才有機會或時間坐下來抖一抖,吃頓由廚房泡製出來的熱呼呼食物。如果附近沒有深夜食堂的話,他們便要光顧立食或立吞的路邊熟食檔、24小時千篇一律的便利店、全年無休不懂說話機械冰冷的自動販賣機,來解決腹部緊張,那是何其難堪的人間情景。

我回想自己所住的香港,以光管招牌特大特亮而揚威世界,在今天,也越來越少宵夜餐廳。你現時還會以為在深夜還會找到餐廳供應拆肉泥鯭粥嗎?很多年前我吃過在銅鑼灣的那一家,近月也關關門了。深夜食堂服務紅男綠女夜貓子,那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灣仔、旺角舞廳鼎盛時期的美麗浪漫情景。昔日香港城市浪漫情調,俱往矣。

可幸,漫畫《深夜食堂》上市後,贏得極佳口碑,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大獎,而且在2009年拍成電視劇,由日本各地電視臺在深夜裏播放,全日本觀眾熱烈支持。今天世界各地會有在深夜仍營業的快餐店、酒吧、小食檔,但廚房全面運作的常規餐廳卻罕見。

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今天還可找到深夜食堂的城市,包括東京、台北,而隨著社會變化,該些在夜間營業的食肆,無意間兼任城市守護神角色,在寂寥黑夜裏,給城市勞碌者和趕路人慰撫依靠。今天人們都說大都市冷酷無情,可是街角巷子裡,卻還有善心人,躲在深夜食堂裡工作,於瀰漫煙火氣的侷促空間裡表現一點人情味,讓客人感覺窩心、溫暖。

我不出夜街三十年,對今天深夜食堂已全無慨念,可是近月腦海裡卻不時有它存在,是因為早前在台北到過只做晚間生意、到周末才開午市的野草居食屋,印象深刻,念念不忘。那原是由1920年代日本教授建造來住的日式木屋平房,設計師保留它的家居平靜安寧格局和氣氛,改成深夜食堂,便活脫脫似個城市精神庇護站,我們一進去便覺得對路。我以後一定會再去。這裡不提供該餐廳任何資料,請大家自行上網去看。

此外,我也剛看了電影《深夜食堂》,令我反複思考。真邊克彥、小嶋健作、松岡錠司聯合編劇,松岡錠司導演、小林薰、多部未華子、小田切讓等主演,他們成功泡製了給大眾補身的心靈雞湯。

食家通常都識趣,從不會對以愛心來燉的雞湯說這說那,而我看心靈雞湯電影也自知,同樣不月旦。民間難得出現深夜城市精神庇護站,怎還會挑剔它地方狹窄、設備不完善呢?(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5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