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市道並非大好、而世情和人情又日趨市場計算的時候,能看到一部講人性尊嚴的電影,實在難得。大概拍電影為償心願這種舉動只能發生在有心人導演身上,例如日本老牌電影作者山田洋次。生於1931年的他,自1961年起執導,至今拍了63部電影,其中47部是長期賣座的《男人之苦》片集。他導演的作品都是庶民劇,講現代社會小人物的故事,與時代脈搏很貼近。然而誰也想不到這位在日本歷久不衰的導演在70歲時候轉去拍日本武士,以新角度來寫日本歷史上這種獨特的人物,並完成了三部曲,分別是《黃昏清兵衛》、《隱劍鬼爪》和最新這部《武士的一分》。

Image Credit: Unsplash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皇宮戲院放映的那個拷貝,清明通透,畫面顏色和質感皆接近完美;看到一位老導演嚴格要求,很認真去創作,實在感動,因為這部片攝影、音樂、服裝、佈景都是高水準,實在看到賞心悅目。今時今日還有人(松竹影畫)肯投資拍攝誠懇的言志電影,真值得表揚。幸好這部片在日本賣座甚佳,更為可喜可賀。

此片講的故事主角很新鮮,是避免藩王受人陷害食物中毒的試食員(由年輕偶像木村拓哉飾演)。該位服務藩王的武士很討厭這份工作,正想離職之時,卻不幸真的中毒,導至失明。這嚴重的打擊令他幾乎崩潰,失去職業之外,也失去尊嚴,老婆去茶室當女侍,被藩王內部總管欺負。

山田洋次在今時今日把這個跌落谷底的高貴人物搬上銀幕當然有其現實意義,因為今天世界上正處於轉型的時代,各處都有很多這類人存在。本片導演與他的多位編劇並沒有花很多篇幅描寫他的苦況,而主要是寫他對失明的多種反應,他努力生存下去,對家事的關心可能並以前更多。他的老婆出外賺錢,他叫家傭去跟蹤她。當他知道老婆被人欺騙、勾引之後,他盛怒在雷雨夜把老婆趕出家門。另一方面,他重投師門練劍,儘管自己失明還是要把自己武裝起來;他要與騙他老婆的藩王內部總管決鬥。

山田洋次的看法表達得很清楚,人要維護自己的尊嚴,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這是日本武士道精神,導演在今天重振日本這種文化和德行。事實上,切腹這種日本獨特的行為確實有在本片裡出現,在食物中毒事件發生之後,負責廚房的那位總管便切腹自盡,雖然後來查明該次食物中毒並非仇人陷害、而只是食物季節性的天然因素,但他仍然以一死來為意外負責。

山田洋次態度樂觀的,他安排的結局一片光明,仇人死於武士劍下,而失去了的老婆也回到武士的懷抱。故事顯然說明,人一定要努力維護自己的尊嚴,只要抱持同歸於盡的決心去爭取,總會得到美滿的結局。

本片不是大製作,然而攝影、音樂、場景都很認真,比較以前日本電影興盛時代的作品不遑多讓。服裝特別值得一提,既符合傳統設計,又具備今天時裝元素,大肩膊、線條硬而明快,相當不俗,怪不得近年多部中國古裝大片都找日本人口負責服裝。

山田洋次老而疆堅,他今回與年輕偶像木村拓哉合作很好,令後者脫胎換骨,也是成就。木村迷因此而去看這部電影很值得。(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7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