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女護士,要兼職酒吧來養活自己,而左眼失明地盤散工,趁趕建2020東京奧運工程而可每天做兩更來維持生計,但卻要受菲律賓外勞揶揄。2017年東京低端年輕男女生活艱難如此,有否驚嚇到視日本為家鄉的年輕港男女呢?2011年福島地震後遺症顯然在2017年末還未療愈,傷痛仍在發酵。

Image Credit: Unsplash

石井裕也(Yuya Ishii,《字裡人間》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畢竟有心,改編年輕獲獎女詩人最果タヒ(Tahi Saihate)同名暢銷作品,以詩情畫意來把兩個男女相濡以沫悲慘情景搬上銀幕。改編自詩集之故,此片沒有多少轉折劇情,重力營造詩意影像,從頭到尾都講究美學品味,哀怨卻不煽情,更無悲傷哭啼,好一幅維持高格調現代浮世繪。片中人肚子餓也保持起碼尊嚴,絕不屈服,更不肯倒在世俗價值觀念和意識形態面前。

編導輕輕一筆,把兩個遭社會遺棄邊緣男女連結上,其鋪排未免牽強,然而理解到影片詩意畫面調子,不那麼世俗化,所以只要該兩男女互為欣賞,視對方為知音,又有點同病相憐,那麼編導粗疏營造情節,仍屬適當和可能範疇。

該兩弱勢男女如此快速在一起,無疑有點浪漫過度,卻更能呈現今天東京生活艱苦,所產生效果可感人動容。多得兩位男女演員具說服力,初挑大樑的石橋靜河((Shizuka Ishibashi,雖然我並不知道她是原田美枝子女兒的意義何在,但我相信這對某些觀眾來說會加分),氣質純樸而堅強,可打動包括我在內不少觀眾。至於男演員池松壯亮(Sosuke Ikematsu),之前演過同樣由石井裕也導演的《患難家族》,還沒被演藝圈污染,其戇直樣子令人入信,所以他演的角色遇上同質女性即會熟絡,並非不合理。

此部電影獲得多個小榮譽,例如日本TAMA映畫賞最佳電影、柏林國際電影節世界首映、加拿大Montreal(蒙特利爾)奇幻國際電影節參展作品、高雄電影節外語開幕片、香港國際電影節閉幕電影,我認為得到國際間多個圈子認同,合理,且承擔得起。此片悲情似有還無,其感情傷痛內藏暗湧而不外露,正是高品味處理手法,多少感動我。大家不妨以它來測驗一下自己,今天新世代低調悲劇,是否閣下喜歡的一杯茶?(完)


#####

此文原於2017/12/7《大公報》刊登。今回重印,文字有所潤飾。

[ #2017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