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前中學老同學聚會,他們都說已二、三十年沒進電影院,奇怪我一天到晚不停在看戲(電影、話劇及其他表演)。席上,我難以把話講清楚,只宜在這裡寫文來細說,我看戲,賺到人生見識和經驗。在2015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我買票看喬美仁波切在內蒙古包頭拍攝的《照見》,為甚麼?我想到今天有人花大找西藏活佛指點迷津、消災解難,我不如去看西藏活佛拍攝的電影,他表達的訊息,點醒我的可能性會更多。

Image Credit: Unsplash

活佛當導演,題材離不開人間苦難,《照見》講失婚母親帶著失明兒子。古今中外電影皆有這樣的悲慘題材,然而該片畢竟與眾不同,新鮮在故事發生在內蒙古包頭市,母親希望瞎眼兒子將來出人頭地,在她百年歸老之後能夠自立,所以栽培他學習(盲人)乒乓球。傷殘奧運會現時還未有該個項目,然而在今天中國,已經有不少盲人在練習、參加比賽,期待殘奧會一設該項目時,便去奪取獎牌,自此生活會無憂。

生活在包頭的母親,為要兒子學打盲人乒乓球,每天都要開謀生的貨車載他一程,才去到罕有的盲人乒乓球訓練中心。學費原來並不少,因為除了要付教練費,還要付費給陪打員,這對賺錢不多的失婚母親來說是百上加斤。在客觀環境稍稍安定之後,故事主角人生苦難未完,又有不順意事情發生。兒子打乒乓球遭遇困難,沒信心參加比賽,就算他日傷殘奧運會真的設項,也獲不到當國家代表的資格。人生沒出路,悲劇便展開,盲童竟然自行失蹤,這更打擊與兒子相依為命的母親,如五雷轟頂。

電影來到這裡,便看活佛編導功力。活佛如何出招,給我們甚麼啟示,化解母親失去兒子這人間悲痛苦難呢?我看十多位中外人士在電影院看到該片,賺到了。活佛電影技巧並不算高,但他能看透世情人生,對母子情有嶄新看法,把母與子血緣兩個人關係放在大觀世界裡,於是便變為大愛,可以惠及(或者更應該惠及)多一個有緣人。活佛在光影間通過意象隱喻,提供啟示,引導不幸者轉個念頭,幫助眾生走出新路。

世上不少人一生奔波看電影,我跟他們部份人一樣,很有興趣留意人生世情新鮮看法,所以連冷門地方出品的電影,都不放過。因此之故,近期我看了分別在阿根庭、印度、內蒙古與日本拍攝的電影,這裡給有緣讀者簡單報告一下。

安樂公司今年帶來兩部阿根庭作品,一是卡通片《足球小小將》,盡展南美人對足球瘋狂,而有趣在角色造型、畫面和動作設計有別於當道美國卡通;另一部是由六個短篇故事組成的《無定向喪心病狂》,由西班牙鬼才艾慕杜華監製,內容離奇古怪,情節意料不到,例如:有機師失意,竟然要全機乘客陪他一起撞山,(有新聞報導說,2015年初德翼航空公司災難事件,該位機師曾經看過這部阿根庭笑片,難知兩者有否關係。)其他故事又有:在市區停車,無故被拖走,司機還要交天價罰款;美女在婚禮當日發現老公偷食;俊男開車遇到癲佬死纒不放。

各個啼笑皆非故事都來自身邊,均充滿幽默感,惹笑之餘,難得在還尖銳抨擊社會不公和官僚腐敗、經濟嚴重不平衡,嘲諷深刻到肉。該片獲得第87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入圍2014年康城電影節競賽單元,又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十佳影片第九名。此部阿根庭賣座冠軍,在世界各地和海峽兩岸也受歡迎,值得大家捧場。

在印度拍攝的《黃金花第二大酒店》乃同名電影第二集,由拍過《寫我深情》(Shakespeare in Love)英國約翰·麥登執導,講多位英美老年男女住在印度酒店各自遭遇。老實說,過氣男女明星去到印度演出片段小故事,並無看頭,想不到該片卻在歐美賣座,此便已不只是電影那麼簡單。

《黃金花第二大酒店》隱約中透露:今天英美年老男女仍寄望到印度旅遊,會有第二春。這個想法涉及政治、社會、民族文化問題,足夠材料寫成博士論文。讀者對此題材有興趣,可看此片作初步觀察。這部續集加強卡士陣容,連萬人迷李察基爾也加入助陣,結尾還加一個Bollywood標記,全體演員齊出場跳舞來謝幕。

在2015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我還看了另一部內蒙古電影《K》,故事從卡夫卡小說《城堡》中取材,講男主角K來到大漠中,欲前往心中嚮往的城堡,可是他總遭各方包括地方官員留難,怎樣也去不到。

該片由賈樟柯監製,兩位內蒙年輕人導演,製作簡陋粗糙,可以理解,然而他們人窮志不窮,題材大格局,並具國際視野,就算以低成本拍攝,(據云在一間大樓之內,花兩個星期便拍完),卻可參加歐亞多個城市電影節,得到國際曝光,並認識很多人,而賺到的得益,自然勝過香港不少新導演。

香港國際電影節中,忻鈺坤導演的《心迷宮》(原名《殯棺》),亦給我深刻印象。劇情妙絕,先是村長兒子攪大女友的肚,接著被人勒索,隨後事件一環一環牽連下去,而每個事件都弄出人命,可是幾宗兇案的屍體卻來來去去都只是同一條,而且是來歷不明的無名屍。換句話說,那個連環兇殺故事原來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實在幽默多趣。據云劇本由真實事件發展出來,屍體搬來搬去,串連整個故事,既反映今天中國社會無奇不有,並且嘲弄其荒謬離奇。早前香港也放映了韓國電影《黑仔刑警》,故事亦是以一條屍體來把劇情玩到轉彎和起伏。

《心迷宮》已參加過多個電影節,並在2014年金馬獎獲得提名角逐最佳劇本獎,輸了給另一奇特而內涵豐富的《行動代號孫中山》(我有另文談論該片,可在本網站找到)。

日本片《歌舞伎町24小時時鐘酒店》在香港電影節亮相後,現時在公映。導演廣本隆一,之前拍攝AV片,今回創出佳作。故事講青年在時鐘酒店屈就,擔任一腳踢經理,而在某一天24小時內,來光顧的每一對男女客人,都有其辛酸故事。他們當中包括韓國妓女,她與經營食肆的男友在東京艱苦生活,打算回鄉;欲得唱片合約的少女,要給監製獻身;少女要賺快錢而拍成人錄像;姑爺仔哄騙老泥妹要賣她落火坑,卻動了真情;殺人疑犯一直隱藏身份,逃避警方追捕,終於等待到檢控時限過去。

片中五個來自大眾身邊的小故事,反映今天東京社會多個面相,包括有地區東京左翼人士示威,要趕韓國人出日本。各個人物出場有前後呼應,把五個感動人心小故事連接起來,其中總有一段戲會觸及觀眾內心而共鳴,當中落淚者不少。

在電影節首映後,很多女觀眾排隊與導演廣本隆一合照及向他索取簽名,相信他始料不及。片中接連出現311號房間門牌,乃有心安排,導演似乎說各個故事,乃福島大地震後遺症,這幅2014年日本衰褪、敗象浮世繪,看得心酸。(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5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