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地阿倫與高安兄弟可說是今天美國電影壇的中堅份子,拍片速度快,而作品又多又好,更難得是既易入俗眼,但內容卻有份量,並具諷刺時弊和批評社會的意義。

Image Credit: Unsplash

高安兄弟這部《Burning after reading》(香港上映時譯名為《C IA光碟離奇失竊案》)便屬於上述他們的典型風格,而成績比之他們前一部作品《No Country For Old Men》(香港上映時譯名為《200萬奪命奇案》)好很多。

高安兄弟的電影時常受到識者好評,乃因他們的作品不只是表面意思,而是有深度內涵,觀眾想深一層,便會發現編導好好埋下嘲諷的訊息。

今回在這部電影裡,高安兄弟首先讓我們看到美國今天的敗象,就算是在美國很多幹練員工辦事的政府機構中央情報局裡,亦是污煙瘴氣,行政效率低劣,同事間勾心鬥角,攪辦公室政治,而到出事時人人皆想卸責。

有趣的是,高安兄弟今回所創作的離奇故事,竟可從精英政府部門扯到民間一個嫁不出去的中年蠢笨女人去,因此影片包含社會精英和平民兩個階層,而針貶兩者時弊的筆觸同樣到肉。社會精英階層這一堆人婚姻有問題,夫妻各懷鬼胎,至於平民階層那一堆,卻是傻兮兮的,不學無術,終日發白日夢,但求不勞而獲。高安兄弟給我們展示今天美國的浮世繪、人間眾生相。

高安兄弟厲害之處是除了呈現今天美國社會現狀之外,還連帶給我們看一個驚險刺激的犯罪故事,而其情節有點曲折離奇,結局甚至出人意表。

要特別一提,此片的香港譯名有點誤導成份,但那個誤導卻是適合的,相當配合編導所要求的效果,真是歪打正著。那張遺失了的光碟不屬於CIA,而是屬於CIA一位前僱員的私人物件,這樣小小的誤會卻衍生出彌天大禍,此乃人生荒謬之處。

這一切都是健身室內兩個職員所引起的。健身室、健身室職員,這兩者在今天美國十分常見,高安兄弟把這兩者拿出來示眾,明顯表示討厭這種「秀身」文化?該兩位不做好本份的職員,一個是不學無術而又喜歡打蛇隨棍上的年青小子,另一個急於找男人慰藉的中年愚眛女人,終日想著找錢去做美容和塑身手術。這兩個角色在今天美國相當普遍,這正是編導高安兄弟批評今天美國社會的地方。今天美國多這樣的無用人,美國焉能不走向衰落呢?

片中那兩個小人物角色,缺乏智慧和學識,不腳踏實地工作,終日只想著走捷徑,無意中拾到一張光碟,發現內容好像是密碼,便立即打歪主意,想向有關人等勒索,他們財迷心竅得實在太過份。結果時他們都沒有好下場,高安兄弟這樣的處理實在恰當,因為再沒有其他更適合的方法來批判他們。蠢笨的人其實還不算罪惡,但他們好高鶩遠,心懷不軌、勒索他人巨款便應該罪有應得。

這部電影如果只是交待兩個蠢人走向滅亡的過程,當然並無意義,高明的編導自然有另外廣闊的空間提供,高安兄弟營造擬似國際間碟大陰謀格局的情節,令趣味性增加、荒謬感更重,而玩笑也開得更大。電影是這樣,人生也是這樣,都是胡里胡塗的過,沒有邏輯、道理可言。這個故事的教訓是,有些事情不要太認真,看過了便最好把它刪除。(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