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於2005年起自編自導自演舞台獨腳戲《29+1》,分飾兩個角色,十多年來(至2018年3月)在香港、北京等地演出七十場。2017年,該劇由她拍成電影,維持舞台獨腳戲特色,影片一開始便講獨白,之後一直在片中間歇出現:周秀娜以第一身自述,她同自己講,間中對鏡頭向觀眾講。另一方面,她(周秀娜)看閨蜜鄭欣宜日記,而前者並代入後者角色,讀出文字,又成另一種獨白。在同一場戲,鄭欣宜以錄像來自我介紹,自然亦是講獨白。

Image Credit: Unsplash

全片大半篇幅,由兩位主要女演員(周秀娜和鄭欣宜)講獨白,並非標奇立異,而是順著劇本自然發展出來,合情合理,那在香港電影中幾乎從未出現過。這點形式上突破,一來建立影片特殊美學風格,二來各段獨白交待劇情內容,簡單俐落,都具不錯效果,我因此對此片另眼相看,認定為它為2017年香港電影一大成就。

影片導演彭秀慧除了採用大量獨白之外,還指揮攝影師(在網上一時間找不到他的名字)固定鏡頭,以靜態畫面來說故事,而美工人員卻能造出視覺元素豐富有趣畫面,並輔助表達情節內涵,整體效果不錯。彭秀慧不隨便移動攝影機,只在跟隨演員走位,開展另一段對白或劇情時,畫面才移動。她初當導演,便能以場面調度來代替剪接,大概她看侯孝賢、楊德昌作品不少。

彭秀慧演員出身,尊重演員,因此她會以固定鏡頭對著演員,不隨便剪接來打斷演員動作和表情,而她又懂得引導演員,因此各演員臉部表情都交足戲,尤其是周秀娜,表演恰當,實在可喜。整部電影畫面多固定而少移動,風格統一,其美學特色建立得穩固。

不知道彭秀慧是否喜歡楊德昌電影,片中一場戲,周秀娜對著卧在病床的垂危父親傾訴心事,情況如楊德昌《一一》裡一個場面。在該段戲中,卧床的父親有分身在房間後方出現,表現對女兒深切關懷。這場處理,簡直神來之筆,效果很感動人。彭秀慧在此片裡,不只一次使用演員分身方法,例如周秀娜獨自在鄭欣宜家中讀鄭的日記,很投入,而鄭欣宜此時卻出現在房間自己座位裡。其實兩人並不相識,亦沒碰過面,但兩人卻覺得自己能了解對方,心靈好像有感應,編導處理得巧妙。

《29+1》寫今天香港職場女性情況,觸及事業、愛情、住屋、家人等多方面,頗為貼地,而描寫周秀娜與鄭欣宜兩位女郎愛情故事,皆不落俗套。至於出現絕症,無異悲情,但哀而不傷,並加入摸胸惹笑場面,既感人,又高品味。音樂方面,簡單琴聲,和選擇歌曲,皆合乎劇情氣氛和固定畫面的美學特色。整體畫面與音樂結合出的美學佳績,在港產片中少見。

寫本文時,剛巧在網上看到彭秀慧贏得法國尼斯國際影展外語片最佳導演獎,正好說明此片風格統一和純粹,美學成就高,得到國際認可。我會選此片為2017年最佳港產製作,如果不是,那麼起碼在該年六月前是。(下半年我看到《消失的檔案》、《空手道》,都有成就,要另文討論。)(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7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