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電影監製每天都會收到電影拍攝的提案,千挑萬選,好不容易才會揀中阿富汗一個悲劇故事來拍。基於期待世界權力平衡,我們看到較開放、有公義良心的美國電影監製和編導拍攝阿富汗題材的《追風箏的孩子》,自然理應支持。

Image Credit: Unsplash

然而我們也要明白,既然支持美國電影監製和編導的選擇,自不然要忍受美國電影界之「惡」。美國電影監製和編導追求迎合「最大公約數」觀眾的口味,而不幸是他們都相信「美國價值」會受半個世界接受,所以美國電影界免不了帶有「大美國主義」。兩惡取其輕,儘管我們不喜歡「美國價值觀」,然而我們也高興出現《追風箏的孩子》這樣的電影。現在這部片在美國好評如潮,畢竟是值得高興的事。

美國電影往往想賺盡世上的錢,這也是為甚麼美國電影界一般習慣由監製掌握作品的最後剪接權,理由無他,監製代表投資者,以市場價值為重。每當遇到編導觀點與市場環境和氣氛(也就是「美國價值觀」)衝突的話,電影的最後面目總會是要回到後者那一邊的。

電影《追風箏的孩子》出現「大美國主義」的例子不少,顯著的其中一個地方是電影結尾與小說結尾處理手法不同。原著小說結尾寫已在美國安居樂業的阿富汗裔男主角,感覺內疚,不惜辛勞和冒險回到祖國阿富汗,去找昔日被他陷害的同伴,而後者已垂垂老矣;到他親身經歷塔利班統治下的非人生活之後,出於同情和為了贖罪,千鈞一髮,搶救同伴的少年兒子逃出生天,幾經波折,兩人一起回到美國去。

現在電影版本變得簡單,男主角找回昔日被他嫁禍的同伴,見已垂危,贖罪心理油然而生;鏡頭一轉,便見他帶著同伴的少年兒子驚險逃亡;鏡頭再一轉,阿富汗少年便已離開塔利班的魔瓜,可以安樂開心的在美國生活。阿富汗少年逃亡到美國這麼順理成章和爽快,而美國是生活樂土,都是一廂情願的描寫。如果這不是美國電影人「大美國主義」作祟,便是他們所認為的價值觀普世可接受,因此不需要花篇幅來交待和解釋其中過程。

這部電影包含豐富內容,除了表現阿富汗近40年來恐怖生活狀況和歷史事件外,還同時刻劃人性陰險的一面來和應,多層次的故事寫少年背叛同伴、繼而加以陷害,而成長後去贖罪時,卻又有驚人發現,天意實在弄人。編導條理分明、以戲劇性豐富的故事向世人簡單交代阿富汗的社會,而現在呈的事情和景物,亦大概有可能,令人入信。影片在中國新疆哈什拍攝阿富汗外景,困難可知,能達到現在影片所表現的不錯成績,實在值得一讚。

現在影片無可避免開罪了阿富汗現政府。有消息說,為了防備萬一塔利班份子反撲、報復,片中的少年阿富汗演員現在受到保護,有國際人士設立網頁,全力監察該些少年演員的安全。這說是影片監製出於同情心好,還是他們為了電影宣傳好,保護片中阿富汗幕前幕後人員畢竟有需要。這是題外話。

原作者、編劇和導演今回聯合泡製這部電影《追風箏的孩子》,叫世人關心阿富汗近40年人民生活變遷,無疑功德無量。另外,還要稱讚的是全片眾多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並非阿富汗人,在中國新疆演戲,卻能把阿富汗故事演活,兼且令人動容,真是了不起的成就。這部電影如果在今年奧斯卡典禮上得獎是應該的。(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