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過《無野之城》之後,有必要補談劉國昌同期推出、更能代表他風格的作品《圍城》。大家可能會對他1988年作品《童黨》有深刻印象,難免想到他會把昔日場景從香港市區改到天水圍,離不開把當地街頭青少年的「乖常」故事搬上銀幕,再給香港有關界別些許震撼。

Image Credit: Unsplash

如果這樣想劉國昌的努力和心機,以為他只是把天水圍街頭青少年的無政府天地搬上銀幕,再向社會曝光一次而已,那麼便對劉國昌不公平,並忽略了一部傑出的港產電影。《圍城》入選今年香港和台北電影節,的確有一定質素,而且足可以成為今年香港電影代表。大家不妨開放一點、嚐試看一部難得描寫人性(兩兄弟、與兩姐妹)的香港電影。描畫今天兄弟、與姐妹人性和關係的香港電影一年也沒有一部。

無疑劉國昌如預料在這部電影把天水圍描畫成無政府天地,然而他今回的呈現手法花過心思,編劇譚廣源與他合創出引人入勝的故事結構,採用倒敍方式,一個勤奮上進的中學生突然被警方和黑社會找到學校來,告知他離家兩年的弟弟現躺在醫院垂危,並被追問一批毒品的下落。

他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想知道他弟弟過去的兩年,於是便不得不一步一步走進天水圍童黨的世界。這部電影一開始便有懸念,而觀眾也有興趣跟著這位主角走進該個無政府天地裡。

留意到劉國昌由頭至尾都是採用中遠景來交待天水圍童黨的無政府天地。他幾乎沒有以特寫鏡頭來拍攝那些不良少年的臉孔。他不予那些少年任何意義,他不表示任何意見。當然最重要的他沒有「剝削」那些青少年(無論是劇中人還是演員)。

劉國昌鏡頭前的天水圍童黨都是在一個大環境之中,那裡有很多高層住宅,又有少人到郊野,而那些被遺棄的青少年又都是一群人的,弱勢應聲蟲的群體意識濃厚,而說話大聲而具勇氣、有指示性內容的都會大哥和大嫂。劉國昌對那些社會邊緣少年的態度其實很清楚。如果這樣有心的電影工作者受不到賞識,是香港電影界的遺憾。

此片內容其實很有份量,編劇譚廣源所講的故事有深度,影片裡兩個重要女角色是自少不和的姊妹,原來他們的禽獸父親先想侵犯姐姐,但遭拒絕,然後才轉去傷害妹妹。姐姐見狀不即時阻止,於是一切都會變得太遲。後來,妹妹有機會報復,竟叫人奸自己的姐姐。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影片的兩個男主角、一對兄弟身上,哥哥勤奮好學上進,而弟弟在學校、家裡受到虐待卻不施援手,到他受黑社會和警方追問,他才去關心垂危弟弟,亦都一切變得太遲。編劇譚廣源和導演劉國昌所表達「一切已變得太遲」這個訊息,呈現得清楚、有力,其實是金石良言,香港各界有關人士聽不聽進耳裡,看香港的造化。文化工作者要做的做到這一步,其後的工作由社會活動家來接手。

此片演員或許都是第一次演戲,劉國昌導演確有一手,他引導青少年演戲,人人都演到上身般自然、真實。一般簡單推測是,劉國昌根本是找一群天水圍街童來演出。我猜情況不會如此簡單,如果黑社會會員懂得演戲,那麼香港一年拍那麼多黑社會電影,香港黑社會會員有三份一轉行,轉跟各大導演搵食。(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