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旅遊書有推介遊客去到古堡看馬表演節目,我只記在心裡,未嘗試去看。今回香港藝術節與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帶來《星躍馬術奇藝坊》(Zingaro),初時便以為那會是近似古堡裡的馬表演,後來才知道完全不是一回事。

Image Credit: Unsplash

Zingaro是吉卜賽人的意思,該表演團體受法國文化部支持,以巴黎北方的Aubervilliers為永久基地。它今回在香港表演的節目名為《Battuta》,內容是描寫吉卜賽人日常生活的各個片段,那些流浪人所有事情都可以在馬背上或馬車上發生,例如:打紙牌、沖涼、看電視、吃飯、拉小提琴,甚至造愛。

Zingaro由Bartabas創辦,此人身世十分神秘,沒有幾個人知道他的過去。他在17歲便創立劇團,到1984年他把劇團命名為Zingaro,那也是他第一匹馬的名字,而該匹馬會自願倒後奔跑。

Zingaro劇團有36匹馬和57人(包括騎師、樂師、服裝師、後台及技術人員)。

Bartabas挑選他的表現者是天生愛過粗獷及浪漫傳奇的生活,因為Zingaro劇團便是以此為基礎、為表演精神。

今回劇團在紅磡碼頭旁的泥沙地上搭帳蓬演出,相信該個劇團在世界任何地方演出也是在這個帳蓬內,香港觀眾並沒有吃虧、是與世界接軌,有相同享受。進入帳蓬內,燈光很暗,後來才了解,戶外搭帳蓬演出,電用來輸送新鮮空氣也不會用在照明上,況且帳蓬內座位狹窄,為了要使觀眾乖乖坐好,把燈光弄到很暗也是方法。燈光暗亦令人安靜,而場中的馬匹也乖乖不動。

表演在圓形泥場地上舉行,面積小得出奇,大概一個籃球場,一端有羅馬尼亞的銅管樂隊,另一端有羅馬尼亞弦樂隊,兩枝樂隊接力演奏,每邊音樂響起,便有馬匹飛快衝出來,不停奔跑。節目一個接一個,大致上每個節目只長兩分鐘左右,都是不停繞圈奔跑。未能在現場看演出的朋友會奇怪,全場1小時15分鐘只是看馬匹不停繞著小圈奔跑,難道不單調、沉悶嗎?

Bartabas果然不同凡響,他讓一匹馬或七匹馬有小泥圈裡飛快奔跑,都感動人的心弦。馬匹飛奔而騎師演出各種危險動作,固然令觀眾擔驚受怕,但其實這些只是官能刺激而已。真正能令觀眾動容的,是每次馬匹出場所承載的內容,而每種內容都是來自流浪人的真實生活。Bartabas用奔跑的馬來寫人生,兩分鐘寫一個片面,1小時15分寫很多個片面。

Zingaro不是甚麼馬戲團、不是甚麼馬術團、不是甚麼奇藝坊,而是個劇場。今回《Battuta》這個演出是以奔馬來講人世間事,它至少告訴我,流浪人的生活原來與城市人生活沒有甚麼分別,一樣有七情六慾、一樣做大家愛做的事。

今回香港這個在紅磡碼頭旁泥沙地上的帳蓬演出演期長達40天,只有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才有這樣的實力。場地位置交通並不方便,(九點半散場紅磡碼頭竟已經關門,完全不可想象)。另外,今次主辦者沒有給觀眾任何提示,我在這裡趁殂代刨,建議觀眾:穿平底鞋、帶電筒進場;去洗手間不方便;飲食快餐沒有甚麼選擇;來往交通要先計劃好。還要留意:3月後香港雨季開始,如果演出當晚下雨,我不能想象會是甚麼情況,觀眾購票時請默禱幾秒鐘。(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