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時候在電視上看到Johnny Depp在日本宣傳他與Tim Burton合作的新片,見男女老幼粉絲瘋狂。自己便不禁想起當初看Depp與Burton合作的第一部電影《Edward Scissorhands》(1990),已至少是16年前的事。

Image Credit: Unsplash

記憶之中,我是在藝術中心看該部電影。當時它屬於所謂「怪雞片」,在香港沒有多少人欣賞,要「淪落」到「藝術」「中心」讓我們這些愛另類作品的人去看。

我看Johnny Depp的時候原來是「世紀」以前的事,他與Leonardo DiCaprio飾兩兄弟合演的《Who is eating Gilbert Grape?》(1993),是少有一部看到我感動的美國電影,那種感覺至今不散。今天Johnny Depp和Leonardo Dicaprio的影迷,如果還未看過上述兩部電影,應該補看。我慶幸自己一早便看到Depp與Dicaprio的好作品,令我今天也回味。

我勤力和幸運,遇到過一些藝文活動可讓我不時回味,也算能給自己一點快樂和安慰。早前有年青朋友熱情提醒我,Police重組快要在澳門威尼斯演出,Andrew Lloyd Webber自己公司The Really Useful Theatre製作的《Cats》亦在澳門文化中心上演,而Santana又即將重臨香港。他的好意我心領,但我怎樣對他說好呢?我說:「你未看過的話,一定要去看,因為以後才去看的話,花費更多。不過,我今回便不去看了。」

Police在英國推出第一、二張唱片之後,便來過香港演出,地點是當年伊利沙伯大厦地下的Today’s World Disco,Sting和Andy Summer等三人在我面前幾呎地方演出。

Webber的《Cats》是我在香港聽收音機知道〈Memory〉那首歌,之後在倫敦去劇場去看的,時維80年代初期,(該劇倫敦首演是1981年5月11日)。以我當時的經濟能力,我大概是買折扣票入場的。看《Cats》而可以讓旅行初哥買到折扣票,大概我看得真的够早。

至於Santana,記憶中它至少來過香港3次或以上,我也至少看過他們在利舞台、灣仔新伊館的演出,至於他們的紅館演出,大概沒去看。他們在利舞台的表演我有深刻印象,Carlo Santanna出台後點起一枝香,(像中國人拜神所用的香),插在結他手柄上)。這樣的「儀式」,生平看過無數音樂會,只見過那一次。

在這裡我寫《Edward Scissorhands》、《Who is eating Gilbert Grape?》、Police、《Cats》、Santana等等,不是想講甚麼往事,而是想講文化產品有「明天的觀眾」。早些時候,我寫香港驕陽公司投資的台灣電影《夏天的尾巴》,便提過「明天的觀眾」這個理念。最近回想,我應該提多些資料來說明優良文化產品有長久市場,它們今天的觀眾不够多,但明天的觀眾卻會是無盡的,一直會有出現!

Chris Anderson在2004年提出「長尾理論」,說某些產品多了一點特別之處來迎合小圈子消費者,而那些小圈子顧客往往是產品在市場上成功的關鍵。

由於在互聯網時代,小眾趣味、另類文化,不會永遠是冷門,都有可能變成熱門,我從Anderson的理論延伸開去,小圈子顧客數目雖少,但由於陸續有來,也一樣可以累積很大的數目,並往往令另類文化產品成為市場得勝者。

回想過去(20多年),我一直走「歪路」、一直不跟大隊,然而有趣的是,當日我喜歡的另類文化、非主流事物,我今天發現其市場價值到今天仍在發酵。不需要說Tim Burton、Johnnie Depp、Police的例子,我在這裡寫過、提過的金基德、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李滄東(《密陽》)、鄭文堂、范曉萱、雷光夏、桂綸鎂、《藍色大門》、《夢幻部落》,和近年大陸一些年輕導演和藝文工作者的非主流作者和作品,其市場生命力都特強。他們開始至今雖然都沒有主流觀眾,然而在每一天他們都仍有新觀眾,即是說他們的市場價值有不斷的長尾巴,一直在伸延下去。

有過30年走「歪路」的經驗,在資訊發達的今天,我更有信心放棄大路、選小路來走。過去大半年,我在電腦上看到另類文化其熱鬧和其多姿多采性,比我以前所想還豐富十倍。我對次文化越來越有信心。

當徐克要找桂綸鎂演戲、林海峰做舞台表演要偷大陸畫家岳敏君的知識產權、深圳最昂貴的豪宅要借助賈樟柯、歐陽應霽、譚盾的名氣來宣傳,香港浸會大學頒名譽博士給侯孝賢,那麼大家便清楚知道,非主流事物的市場價值勝在有「長尾」,說不定其市場價值更勝當日主流文化產品。昔日不看Tim Burton、金基德、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李滄東、鄭文堂、范曉萱、雷光夏、桂綸鎂、《藍色大門》、《夢幻部落》,《夏天的尾巴》等等的人,將來會在這樣那樣的情況下補看。可是,有些節目將來要補看也是沒有辦法的,例如林奕華的舞台作品《包法利夫人》今天看不到的話,將來就算有機會補看,已是另外一回事了。(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