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導演Jafar Panahi (約化‧巴納希)面對政府壓迫,「被河蟹、被滅聲」,仍不損創作熱誠與敢言風骨。他多部作品被列禁片,但屢獲國際影展大獎,一切不言而喻。他自編自導自演電影《Taxi》(出租車),願意粉墨登場,親自扮演司機,駕著黃色出租車,穿梭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道。

Image Credit: Unsplash

他在電影中,遇上男女、老嫩、富貧等各種各樣乘客,有保守派亦有現代派、有盜版貨賣家,也有人權主義者,他們一一向導演說出他/她們自身大小煩惱和切身問題。該電影故事素材,簡單真接,實在是妙到毫顛的主意,既真實,又多樣化,而且趣味豐富。德黑蘭人民生活,世界大部份觀眾都不熟悉,所以會有興趣知道他們日常生活的零碎事情,換了是紐約、倫敦出租車乘客的日常生活小故事,各地觀眾興趣便會大減。

伊朗導演Jafar Panahi深明國際形勢,懂得把本土市民生活小故事,包括賊人猖獗,小市民討論死刑可否減少罪案;盜版影片侵犯知識產權;宗教迷信等等,這些德黑蘭日常生活小事情,其實皆是普世爭議的熱門焦點。具國際視野的導演,優勝在懂得選材,既避過國內政府封殺,又具國際吸引力,因此一在圖際影展亮相,便受影評熱捧。

關於製作方面,伊朗導演阿巴斯以前已經拍過相近題材的電影。低成本電影導演本領高,可以拍攝車內兩位角色對話,講過不停,篇幅長達二、三十分鐘也自然、流暢,沒有演戲痕跡。導演Jafar Panahi也有同樣特殊功力,長篇幅拍攝出租車內兩人對話,並不沉悶。

有說,導演Jafar Panahi以電影手機拍攝,可能跨張。現代拍攝器材輕便而效能高,在出租車內拍攝兩人長篇對話,已非難事,卻是事實。況且伊朗電影畫面質素低一點,國際影迷都會接受,不像美國製作,畫面質素稍差一點,都會受批評。

在一部出租車之內便能完成的電影,低成本,並會容易偷運出海外,參加國際影展。導演Jafar Panahi一直被伊朗政府禁止拍片和出國,而他卻能在國外受讚賞,所以有關當局也會放他一馬。此片成功關鍵在導演能兼做演員,影片變得有趣和更富說服力。此外,他與攝影師皆無懈可擊,才拍出奪標佳作。

攝影機置於車頭,拍下車內兩人有趣而又充滿戲劇性的真情對話與社會面貌,整部電影在一部汽車內笑看人生,以幽默反擊政府霸權。這樣的電影並非首創,伊朗有過相類似作品。我向影迷推薦這部影片,它充滿趣味,獲獎實至名歸。我更提醒影迷注意其本土故事素材,既簡單易明,又可以通行全球,編導不愧是創作高手。(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5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