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在倫敦出生的導演Joe Wright拍的第一部電影《傲慢與偏見》(2005),受到國際關注,又捧紅了女演員Keira Knightley。隨後他拍的第二部電影《Atonement》(港譯《愛‧誘‧罪》)(2007)成為該年威尼斯電影節開幕電影。他是歷來獲得此榮譽、最年輕的導演,又是美國電影行業雜誌《Variety》關注的五位導演之一。現在該片已獲得金球獎7項提名,大概在即將公佈奧斯卡金像獎中,又會成為熱門電影。

Image Credit: Unsplash

《Atonement》是了不起的電影嗎?不完全是,但在各方面卻又不錯,在好電影不常有的年代,有這樣一部英格蘭(小說、故事背景、導演、演員)電影出現,成為國際焦點可以理解。

都很欣賞本片的編劇Christopher Hampton與導演Joe Wright,把不新鮮的橋段(13歲女孩誣告成人,令至他或她身敗名裂)弄到蕩氣迴腸。影片放在1935年,融合進第一次世界大戰,令注入歷史感的故事加重份量和感染力,而電影的視覺性和趣味性亦加強不少。片中戰場撤退那場戲,那個一鏡長篇幅片段獲得普世稱讚。從愛情文藝片角度來看戰爭的殘酷,無疑可讓居住在太平盛世的觀眾溫習一下戰時人民生活,也算發揮文藝作品的社會效益。

本片編劇與導演安排第三者(也就是贖罪者)來講這個故事,而又分三個階段來講,分別是13歲女孩時期、20歲當戰時護士時期和老年當作家時期,每個時期皆透露一些關鍵的事情。影片時空轉換頻繁,前後次序顛倒,後發的片段放在前面,而先發的卻放在後面。例如在影片開始時,13歲女孩看見姐姐與家僕兒子在一起,以為姐姐被調戲作弄。那場戲,實情並不是如小孩所見和所想的那樣。片段不順著時間先後次序出現便產生歧義。這樣的處理方法,在影片結尾時多次應用,最有趣還出現兩個結局,產生的效果更豐富,既增加故事趣味性(情節轉折),同時提高影片的悲劇性,更點出人生命運的無常和令人無奈。

男主角與女主角歷經艱辛、終於重逢,編導都知道觀眾渴望他們有快樂的時光,於是便安排這樣的溫馨場面出來,讓觀眾開心一下。但很快編導便回到原來的故事情節,原來男、女主角早已有悲劇結局。編導在結尾時玩弄時空,既回復片首的處理手法,而所製造的戲劇效果卻又十分成功。影片最後說昔日小女孩已成作家,在電視上接受訪問,細講小說裡這件舊事,這樣的處理,洗去原本不太新鮮情節的舊氣味。本片如果真的在即將來臨的奧斯卡金像獎典禮中成為熱門作品,或許也可勉強說得過去。

34歲、拍第二部劇情長片的Joe Wright十分老練,片中幾場關鍵戲,他的鏡頭像解剖刀,瞄準重點劏下去,觀眾跟著他的鏡頭運動去看,不難發現事情真相和導演訊息。本片出來之後,導演Joe Wright、男女演員James McAvoy和Keira Knightley備受世界關注,我也隨即跟上,會緊張留意他們下一部作品。(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08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