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溫韋達斯來拍攝翩娜及其舞蹈,電影和舞蹈表現手法起碼在氣氛、調子、品味、個性上配合,而導演又可以成功利用多位舞者的簡短說話,配合相關舞蹈片段,來呈現翩娜的為人和編舞哲學及藝術。溫韋達斯並非長期關注翩娜,他也是一時興起(看到音樂會紀錄片)而想到拍攝翩娜及其舞蹈。他畢竟是優秀的電影導演,雖不算熟悉翩娜及其舞蹈,但由他來拍攝翩娜及其舞蹈,便有點與別不同。

Image Credit: Unsplash

他能造出視覺衝擊,甚至震撼。把翩娜的作品搬到戶外來拍攝,雖然減少了翩娜的成份而多了溫韋達斯的元素,但增加了舞蹈的趣味,相信翩娜和舞蹈員都不反對,甚至贊成。翩娜舞迷不少,世界各地都有,然而舞迷畢竟也不一定在現場看過多少個翩娜作品,就算是看錄像,亦少會看齊,所以這部電影集合翩娜多個作品精采片段,對她的粉絲來說是「溫習」、「回顧」和「懷念」。至於對一般舞迷來說,則是「入門介紹」、「舞蹈劇場推廣」和「學習」。用3D來拍攝翩娜及其舞蹈,我在香港IFC Palace觀看,可能座位較偏,立體效果不算怎樣傑出,但得要相信,以3D拍攝會加強票房吸引力,並且會令這部電影變得「潮」一點。翩娜與其舞蹈員都會喜歡「潮」,我相信。

翩娜的舞團稱為dance theatre,而她的舞蹈很多時有劇場成份,舞蹈員會講對白。這是她與世界很多舞團不同的地方。翩娜的舞蹈,表達「甚麼令我這樣動」。她挖掘舞蹈員的內心,要他們去找尋動力,然後讓動力驅使他們身體運動。翩娜將舞蹈員內心驅使的動作,發展成完整的作品,其中片段當然不乏賞心悅目、甚至是會令人看到激動的短篇舞蹈。翩娜的作品,具舞蹈(視覺)成份的可能只屬片段,並非很重要。她的作品以訊息內容為重,售點是「甚麼令我這樣動」,所以她的作品乃回應社會、時事、人生、世界和命運。

戲院裡有不少國內同胞觀眾,他們可能未看過翩娜舞團的演出,卻在香港犧牲購物時間,到電影院去看及認識翩娜藝術的精萃。溫韋達斯以3D來拍攝翩娜及其舞蹈,並非賣噱頭,確起推廣「舞蹈劇場」之功,意義不少,而這部電影也串連各地時髦人士,讓世界接軌。(完)


#####

作者發表於各大報刊雜誌的文字,現經由作者整理重刊,公開閱讀。

[ #2011電影 ]

>>>  張錦滿 - 離開學校後,1973年當《大特寫》雜誌編輯。繼而先後在佳藝電視丶麗的電視丶TVB、新藝城丶思遠丶永佳等影視公司工作。1982-87年在國際電影節&亞洲藝術節任中文編輯。之後,投身出版界,任養德堂《Esquire》中文版創刊主編 (1988-1993),後轉職百樂門《Capital》雜誌 (1993-1998)。再後在《快報》、《China Golf》、信德旅遊網、《茶杯》周刊、廣州Modern Media等機構服務。自2007年起,當自由寫作人。




cc logo BY-NC-ND | Attributions @張錦滿 Terms

Author @張錦滿 herein proclaims all rights to this article and related contents and thus publishes expressly the sai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licence which allows for sharing with attributions while restricting commercial usage and modifications. Some images, illustrations and other media elements introduced by Author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article may individually be on their own different terms.